清末的丐帮

一提到历史上的丐帮,人们往往就会联想到武侠小说或电影里的丐帮。这种文学虚构的丐帮里面乞丐通常都很有正义感,多少都会一点拳脚功夫。他们往往协助帮主除暴安良、匡扶正义、抵御外寇、保家卫国。而丐帮帮主一般都是杰出的武侠英雄,他们多半武功精湛,行侠仗义,致力于铲除朝廷奸佞和武林败类,打造和谐的世界和太平的江湖。

清末的丐帮跟上述武侠文学中丐帮,完全不一样。

文/魏蹈拭

当时的丐帮也有帮主,但这帮主不是由乞丐们选举产生的,而是由晚清当局任命的。当时的清廷猜疑一切公开或秘密的社会组织,总是想当然地以为他们都有谋反之心。所以对任何社团或组织都进行严密的监控,动辄抓捕社团领袖或组织首领。这种无所不在的监控视角甚至延伸到犹如一盘散沙的丐帮群体,于是朝廷专门委任一个丐帮帮主,负责对乞丐们严加看管。这个委派的帮主必须掌握丐帮一切情况,以便官府要了解有关乞丐事情时可以随时找他问话,并给予比较满意的答复。

当时的乞丐身上奇臭无比,十分招人讨厌。城市居民不堪忍受乞丐聚居地散发的浓烈恶臭,不允许他们居住在城内,所以乞丐聚居地被限定在城外的一块无用空地上。晚清时期的人们十分缺乏同情心,乞丐的衣服如果穿得不是那么破烂,就乞讨不到任何钱财。所以所有乞丐都穿得十分破烂(之所以如此更多是被生活所迫),披挂在身上的衣服简直就是一推脏兮兮的破布条,似乎一阵风就能秋风扫落叶般吹散这些斑驳的碎布条。乞丐的头发没有编成辫子,而是乱蓬蓬地缠在一起,如此松散杂乱的头发根本无法梳理。他的脸通常瘦骨嶙峋布满皱纹,双手长年堆积污垢,就像覆盖一层鳞片,又脏又黑犹如锅底一般。

乞丐大多有伤在身或先天残疾,其中不少腿部患有溃疡,他把溃疡流脓伤口作为行乞招揽路人的标志或招牌。平时走街串巷乞讨,会卖弄似的将那条伤腿伸到路人面前,就像商店老板陈列商品招揽顾客一样。他这条大腿上长着一个巨大的溃疡,溃疡面之大几乎覆盖了整个大腿前部,不停地往外流脓流血。当路人走近时,他会指着这条伤腿给你看,并不住呜呜呻吟着,极力引发路人的同情以便获得施舍。大概由于长期在肮脏恶臭环境中生活的缘故,使他们的身体获得对病菌较大的抵抗力,所以腿上的创伤溃疡虽不见好转但也不至于恶化。

乞丐们都要受到官府授权的丐帮帮主差遣和掌控。帮主让手下乞丐在营业时间对商店进行骚扰,丑陋、肮脏、臭气熏天的乞丐光临店铺,必然使顾客望而却步,从而严重影响店主的生意。于是店主不得不跟丐帮帮主签订一份协议,规定店老板每月都要向丐帮进贡一定数额的钱财。帮主就在那些已经签订付费协议的店家门上贴上一张乞丐的象征物——葫芦,以此标志告诫手下乞丐不要在此行乞。如果哪个店主嫌要价太高不签进贡协议,那么第二天早晨,帮主就会派出五六十名形容邋遢、肮脏不堪的乞丐来到这家店门前。只要他们停留在这里,店里所有生意都别想再做。

这些乞丐阻塞狭窄街道,影响交通,发出的臭味让路人转脸掩鼻而过。同时吵吵闹闹、乱作一团,每个都在诉说悲惨命运,痛骂这个店老板铁石心肠。没过几分钟这家老板就得妥协让步,同意按月进贡之前拟定的金额。帮主立即在这家店门贴上葫芦,从此店铺门前获得清净。作为对这些乞丐这次不辞辛劳前来闹场的补偿,丐帮帮主给每人都发一点钱,乞丐们高兴收下钱。之后为了挽回店老板的脸面,他们又开始大加赞扬老板的慷慨,还说之所以前来是因为老板想亲自结识他们,并送给他们一些见面礼。

有的店老板交不起丐帮开出的价码,这样的店铺每月一号或十五号都要受到一群乞丐的光顾。这样的日子一到,乞丐们成群结队在狭窄的巷子出没,长长队伍犹如蜿蜒前行的大蛇一般。他们中鱼龙混杂,既有瘸子,也有瞎子,平日里总爱潜行于大街小巷之中以求施舍,今日向老板索要钱财却显得理直气壮。行乞的队伍由一个身体健壮、性情鲁莽、凶神恶煞、大喊大叫的恶棍领头。紧跟着的乞丐手拿班桌琴,不时拨动琴弦。一个瞎子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这瞎子两只眼珠都没了,眼珠的地方只剩下两个深洞!他喃喃自语悲惨身世。乞丐们一个接一个走到临街的柜台前,在那儿从交不起月贡的老板手里拿了既定的一点点钱,之后一言不发走过柜台。

除了可以从城里的商店和货栈中索取钱财之外,乞丐们还有其他被认可的赚钱渠道和特权。例如在婚嫁的场合,他们就可以从中得到一些钱,数量的多少则取决于婚嫁人家的经济状况。武侠小说或电影中虚构的丐帮往往消息灵通,朝廷或敌国的任何新动向、或江湖上刚刚发生的大事小情都逃不过他们的法眼。晚清的丐帮当然也是消息灵通,但他们关心的不是朝廷动向或江湖大事之类消息,而是民间婚庆的时间、地点、规模和组织情况以及那里店铺开张之类信息。如果是有钱人家举行婚礼,在需要付给乞丐多少费用的问题上,一定要跟丐帮帮主认真协商,否则会产生令人不愉快的后果。

例如某个以吝啬出名的富人,准备为儿子举行婚礼,他向丐帮帮主发去通知,打算支付一笔与其财富不相称的钱数。丐帮帮主嫌钱太少,气愤地把这笔钱退回,双方争吵很长时间,富人再不肯多给一个铜子。谈判破裂,帮主狞笑着离开。到了举行婚礼那一天,蓬头垢面、形象丑陋、粗俗不堪的女丐,披头散发、怒气冲天、野性十足的男丐,还有憔悴的大烟鬼带着瞎子乞丐陆续来到宾客盈门的房间,大声吵闹索求施舍。宾客们惊慌失措,而如潮水般涌入的乞丐却越来越多。其中有双腿溃烂的人,有满脸麻子、手指扭曲变形无法复原的麻风病患者,还有被艰辛生活和疾病折磨变得相貌阴森可怖的人,这些人大喊大叫,震耳欲聋的吵闹声充斥整个房间。

进入房间和挤在门口、围在周围街上的乞丐加起来足有两百多人,他们都是奉帮主之命前来闹场的。在狂欢闹场的过程中,这些乞丐非常谨慎小心,不偷不抢也不攻击伤害任何人,以避免做出越轨的举动,从而使对他们行为负有责任的丐帮帮主受到法律的制裁。他们只是叫嚷着、呜呜哀求着,用各种不同语调大呼小叫乞讨着。迎宾的吝啬富人和众多宾客一见这阵势惊恐万状,火速派人去请丐帮帮主前来打发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的乌合之众。富人恳请帮主驱散这些令人讨厌的乞丐,并急切保证会付给他之前要求的钱数。而丐帮帮主不计前嫌大手一挥,所有乞丐鱼贯而出,一扫而空,房间里就只剩下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接着帮主又把葫芦贴到富人门上,告诫手下这里钱已付别来骚扰。

清末的乞丐除了加入丐帮的以外,还有不少单独行乞的乞丐。一些罪行严重的罪犯被流放到遥远省份,在那里必须不停地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由于国家不出一分钱供养他们,所以他们沿途只能靠乞讨为生。这种罪犯手腕与脚腕之间戴着长长的沉重锁链,有官府颁发的行乞许可证。乞讨时凶相毕露、大嚷大叫、把锁链弄得当啷作响,人们见了心生几分恐惧,往往匆匆扔几个钱打发了事。这种罪犯乞丐受到律法的严密监控,不敢公然对人逞恶行凶,否则当地太保随时可能把他关进大牢。此外还有大量单独流窜行乞的穷人,他们或拉着提琴或敲着快板乞讨。听众给他们一些施舍,并非被他们的音乐所感染,而仅仅是为了摆脱他们。

跟武侠文学中虚构的丐帮帮主多半都是武林正义人士,往往大公无私、一心一意为丐帮谋福利不同,清末的丐帮帮主都是朝廷鹰犬。他一面受朝廷之托严厉监控管制丐帮,不让他们做出任何对朝廷不利的事情,一面把丐帮当做为自己敛财的工具。帮主利用丐帮逼迫店老板或富人施舍或进贡,然后从这些可怜巴巴穷困潦倒的乞丐身上榨取钱财。所得的钱数不仅可供全家人过上十分富足的生活,而且还能买地建房留给子孙后代。丐帮帮主要想保住自己的职位,还要拿榨取盘剥的钱财跟任命或管制他的朝廷官员一起分享。

丐帮的乞讨手段和内部分配规则,从一个侧面反映晚清时代人的精神面貌和牟利方式。那时上至皇亲国戚,下到沿街乞讨的乞丐,人人都在运用类似上述那种十分没有尊严甚至很卑劣的榨取钱财伎俩。官场上无官不贪,贿赂公行,贪污受贿都到了明火执仗的地步,权力寻租都延伸到惨不忍睹的丐帮群体。普通百姓也是贪得无厌,甚至连佣人都敢对主人肆意盘剥。拿几个铜子让佣人出去买东西,他都要藏起一两个铜子。如果只拿一个铜子叫佣人买醋,他会暗地里故意倒掉一点买来的醋,这样做虽无利可图却可以满足畸形变态的贪婪心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