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瓶梅》的贵妇,看性与权力

《金瓶梅》中,和西门庆发生过关系的女性,像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李娇儿、如意儿、郑月儿这样有名有姓的共计20个,像歌妓甲、舞妓乙这样无名无姓的更是不计其数。

用西门庆本人的话说就是:在青河县,没有我西门庆不敢玩的女人。

作者:金地八卦男
微信:jinpingmei010

纵观西门庆放荡不羁的一生,在男女关系上,算是纵情生色,享尽艳福。

在这不计其数的女性中,除了大房吴月娘、三房孟玉楼、六房李瓶儿之外,大多都社会底层女子。

四房孙雪娥原本是去世夫人的陪嫁丫头、春梅是吴月娘和潘金莲的贴身丫鬟、宋惠莲是家丁来旺儿的老婆、如意儿是西门庆儿子西门官哥的奶妈。还有不少青楼女子,比如二房李娇儿和去世的三房卓丢儿,原本都是清河县青楼头牌,而李桂姐、吴银儿、郑月儿也是清河县正值豆蔻年华的当红歌妓艺妓。

对于有钱有权又有闲的西门庆来说,她们可以恣意调戏、可以随意买卖、可以无故凌辱。

她们更多的时候只是西门大官人的一个玩物、一件附属,高兴的时候当一件宝贝拿在手中随时把玩,玩够了就放到一边任其落满灰尘。

所以,西门庆对她们的态度是轻薄的、是自上而下俯视的,就像国王俯视自己的臣民,主人俯视自己的奴才。

而在性这件事情上,西门庆和这些女人,完全谈不上男欢女爱、两情相悦,更多的我们读到的是西门庆作为强势一方的霸道、施虐。

他在后花园的山洞里调戏宋惠莲、把点燃的香戳到王六儿身上、让潘金莲喝尿。

用现在的标准来看,西门就是一个十足的SM施虐者。

我们看到,在西门大官人的眼中,这些女人是玩物、是奴隶,唯独不是一个相互尊重的伴侣和平等对待的人。

然而,有一个人却是例外。例外到让SM成瘾、高高在上的西门庆在她面前也变成了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平日里只图自己开心,怎么快活怎么来的西门庆,变得要照顾对方的感受,不仅不敢轻视怠慢自己享受,甚至还要委屈压抑自己。

这个人,就是《金瓶梅》中第六十九回才登场的林太太!

1

林太太是何许人也?让在青河县呼风唤雨、阅女无数的西门庆都甘于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做一只温顺的小羊呢?

非常意外,这个林太太,并不是貌若天仙的良家女子,却是一个独守空房的中年守寡妇人,已故多年的王招宣的遗孀。

西门庆遇见林太太的时候,她的儿子都已经成人娶妻了。

而西门庆和林太太的缘分,也恰是缘起林太太的儿子王三官,一个留恋于烟花巷柳的纨绔公子。

王三官看上了西门庆包养的小情人歌妓李桂姐。这事正好被李桂姐的竞争对手郑爱月儿知道了,于是向西门庆打了小报告,并且告诉西门庆,“那王三官的老妈林太太,今年三十五岁,成熟丰润,而且整日浓妆艳抹,打扮得狐狸精一样,专门在外面找男人偷情。还有那王三官的小媳妇儿今年才十九,是东京六黄太尉的亲侄女儿,也是个标致的可人儿,这王三官又成天在外面沾花惹草……”

风月老手西门庆,一点就通。大感兴趣,对于这么好的一个可能一石二鸟的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西门庆回头就找了他的御用老鸨文嫂牵线搭桥。凭借着文嫂三寸不烂之舌,林太太对文嫂口中这个不仅有钱有权,更重要的是“一表人才、正是壮年”的西门大官人,虽然不曾见面,但却早已春心荡漾。

2

《金瓶梅》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丽春院惊走王三官》中,兰陵笑笑生不惜花费大量笔墨,记录西门大官人几经周折拜见林太太的全过程。

幽会的时间很特别。

西门庆是在一个傍晚时分,趁着夜色,由文嫂从后门接应到王家后堂的。要知道,以前西门大官人和潘金莲偷情的时候,可是大白天就在王婆家里对上了,后来发展到直接到武大郎家里,何曾有过如此偷偷摸摸、担惊受怕?

进门之后,西门庆也没有立刻就见到林太太,二是被安排在后堂喝茶等候,林太太则在内房透过窗帘悄悄观察,见西门庆果然是身材高大威武,长相一表人才,才叫文嫂请西门庆内房相见。

读到此,我们不觉心生好笑,那个一向把女人当玩物、当货物的西门大官人,此时此刻,也变成了被林太太品头论足的“男宠”,如果林太太没有相中,可能还要让文嫂退货了!

而西门庆见了林太太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

当年见了宋惠莲,西门大官人可是一把拉过来就亲了个嘴,对如意儿更是二话不说,逮着机会扯掉衣服就办了。

可西门大官人见了林太太呢,却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人都大跌眼睛的事情。

西门庆毕恭毕敬地先给林太太磕头连拜两拜。

我们知道,古人在见面时,一般都是行拱手礼,除非是面对非常高贵的人或者地位相差特别悬殊的人,才会行磕头之礼,比如我们常说的三拜九叩首,那都是最隆重的礼节了。西门庆对林太太连拜两拜,足可见他把自己的地位定的有多么的低。

无论怎么说,这时候的西门庆,也是一个朝廷封赏的五品官员啊。

这面也见了,茶也喝了,礼也行了,该办正事了吧?

不,还早。

接下来,西门庆又和林太太一边吃酒,一边一本正经地畅谈人生。

林太太说:小儿王三官被一些奸邪子弟带着在外面眠花宿柳,冷落了妻子,耽误了前程,望西门大官人出面赶走那帮小混混,好让王三官改过自新。

西门庆拍着胸脯说:留恋烟花之地也实在不是少年人应有的行为,太太既然都吩咐了,小生我义不容辞即刻下令把这帮人严办,把这个事儿彻底的绝了”。

每每读到这,我们都忍俊不禁,一个成天吃喝嫖赌、到处留情、五毒俱全的西门庆,居然循循劝佑、义正言辞地说什么少年人应该努力考取功名,不应该贪色好酒。

这不是讽刺吗?这话要是放到平时,西门庆估计自己都不会相信他会说这样的话。

酒过三巡,气氛慢慢热烈暧昧,西门庆这才和林太太凳榻入帐,共赴云雨。书上原话是“西门庆当下竭平生本事,将妇人尽力盘桓了一场”。

这那是西门大官人一向只图自己快活的办事风格,俨然他把自己当成了“鸭子”,尽心尽力服侍主人。

我们不妨复盘一下西门庆和林太太的这次偷情过程。

黑夜,从后门入,喝茶,设宴,聊天,吃酒,全过程都是客客气气、彬彬有礼、而且是循序渐进,前戏做足之后才行床笫之欢。而且西门庆几乎是用尽毕生所学,将林太太服侍的心满意足。

我们不仅产生了一种思想的错觉,一向衣冠禽兽的西门庆,怎么突然之间变成衣冠楚楚的大官人了呢?

3

性是什么?在动物的世界,性是交配权,代表最强者的力量。

而在人类社会,性不仅关乎爱情、关乎身体,有时候,性更关乎权力、关乎等级、关乎金钱。

西门庆把无数的女人当作玩物,当作施虐的对象,在于他掌握的权力和拥有的财富,而在林太太这里,西门庆变得温顺,服从,同样是因为权力。

这里,我们不得不深挖一层林太太的身份。

《金瓶梅》在前面很早就交代,潘金莲小时候就是被卖给王招宣,也就是林太太老公家当乐妓的。王家的背景非常深,他们的祖上,也就是王招宣的爷爷,叫王景崇,他的官衔是“太原节度颁阳郡王”。

这个“太原节度颁阳郡王”是个什么官呢?里面两个核心是节度和郡王两个。节度是节度使的意思,最著名的当属安禄山,也就是说一般都是位极人臣的才能有次封号。郡王呢?在封建社会,能够封王的,只有两种,一种是亲王,一种是郡王。亲王是指皇室直系,比如甄嬛传中的敦亲王。郡王一般是指皇室旁亲或者支亲,比如果郡王。

无论是亲王还是郡王,总之都是和皇室沾亲带故。

我们都知道,皇权在古代那是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力的,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一个人,如果能和皇亲国戚扯上哪怕是一星半点关系,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都是莫大的荣耀。

鲁迅在《病后杂谈》中讲过一个故事,明成祖朱棣篡位,兵部尚书铁铉出于道义多次讨伐朱棣。后来朱棣将铁铉凌迟还觉得不过瘾,又把铁铉的女儿发配去做官妓。按理说,一个惨死忠臣的女儿,大家于公于私都不应该去为难。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慕名而来的嫖客络绎不绝。

这是何故?

在古代,权力可以主宰一切,最直接的就是催生了性和钱。要不怎么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呢?而落马的贪官十有八九都和钱与性说不清道不明。

对于无法直接接触或者拥有权力的普通人而言,他们趋之若鹜地要和铁铉的女儿发生关系,看中的其实不是铁铉女儿本身,而是她的兵部尚书之女的身份。

当那些嫖客把铁铉之女压在身下的那一刻,在他们的脑海里,一定闪现出了自己和那可望不可求的权力产生交集的梦幻错觉,这种错觉,满足了他们对权力的渴求和渴望。

所以我们看到,在林太太面前,西门庆是那么的毕恭毕敬、小心谨慎,是那么的在意林太太的感受、不敢造次,是那么的用尽平生所学、极尽服侍。

因为在他的内心,自己一个花钱买来的小小五品官员,能和林太太这样的皇亲国戚家族中的贵妇发生关系,已经是他西门庆莫大的满足和受宠若惊了。

这种精神上的享受,是远超肉体上的愉悦和快感的。

拥有权力者,可以施虐,崇拜权力者,同样可以心甘情愿被虐。

仔细品味,真是一部《金瓶梅》,道尽世间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