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运赋》对命运的解读

《时运赋》原文:

时也,命也,运也!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蜈蚣百足,行不及蛇。
灵鸡有翼,飞不如鸭。

马有千里之程,无人不能自往。
人有凌云之志,非运不能腾达。

文章盖世,孔子尚困于陈邦;武略超群,太公垂钓于渭水。

盗跖年长,不是善良之辈;颜回命短,实非凶恶之徒。

尧、舜至圣,却生不肖之子;瞽叟顽呆,反生大圣之儿。

张良原是布衣,萧何称谓县吏。

晏子身无五尺,封为齐国首相;孔明卧居草卢,能作蜀汉军师。

韩信无缚鸡之力,封为汉朝大将;冯唐有安邦之志,到老半官无封。

李广有射虎之威,终身不第。

楚王虽雄,难免乌江自刎;汉王虽弱,却有江山万里。

满腹经纶,白发不第。
才疏学浅,少年登科。

有先富而后贫,有先贫而后富。

蛟龙未遇,潜身于鱼虾之间。
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
地不得时,草木不长。
水不得时,风浪不平。
人不得时,利运不通。

昔时也,余在洛阳,日投僧院,夜宿寒窑;布衣不能遮其体,淡粥不能充其飢;上人憎,下人厌,皆言:“余之贱也!”余曰:“非吾贱也!乃时也,运也,命也!”

余及第登科,官至极品,位列三公;有挞百僚之杖,有斩鄙吝之剑;出则壮士执鞭,入则佳人捧袂;思衣则有绫罗锦缎,思食则有山珍海味;上人宠,下人拥,人皆仰慕,言:“余之贵也!”余曰:“非吾贵也!乃时也,运也,命也!”

盖人生在世,富贵不能移,贫贱不可欺;此乃天地循环,终而复始者也!

吕蒙正作此《时运赋》是由于他幼时被父亲遗弃,曾与母同住寒窑,以乞讨为生,受尽人间贫寒冷眼。后发奋读书,最终官至极品。从遭人鄙视到被人高眼相待,乃叹天道无常、人情冷暖,劝读者莫要看人低。

读了吕蒙正的《时运赋》,深感人的福祸与生死,如同天时的变化一样难以预料,果真需要顺应天命乐其所得。

有的人胸怀大志却一辈子不得赏识与施展,而有的人落魄愚钝到最后却能够得福禄,这些都是时运所致,需以平常心对待,人各有时运,早不来也晚不了。

天时未到,不急躁;天时来了,不骄傲。

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世人莫道贫贱恶,做人中正又平和,他日时来运得转,莫忘当年苦寒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