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假装成一个好妻子

话说北宋年间,在长安任职的礼部郎中李之问忽然接到通知,命其进京述职。

文/孙继胜

李之问心花怒放,暗自窃喜。

为啥?因为这是自己将要升职的信号。根据大宋朝《干部任用条例》,地方官员任职期满后,组织部门会考核其政绩,并根据工作表现进行职务调整。之前老李已经私下做了不少工作,内部传出可靠消息,此次进京,他将会官升半级,由从五品升为正五品。

老李回家就跟老婆说:“夫人,帮我收拾下行李吧,明天我要出差进京。”

李夫人一边逗弄小花猫一边说:“老公辛苦啦,路上小心,早去早回啊。到了京城花花世界,不许沾花惹草,如果被我发现,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之问说:“放心吧老婆,你老公是那样的人吗。”

1

李之问的老婆长得特别漂亮,当然,李之问自己并不知道,他是个脸盲,漂亮不漂亮都是听别人说的。

漂亮的老婆一般都不好对付,李夫人对老李一向看得紧管得严,平时跟哪个女的多说一句话,回来都要盘问半天。

老李惧内,不敢反抗,每天生活在老婆的阴影之下,倍感压抑。

所以,出差对于李之问来说,一点都不觉得辛苦,简直就是度假好吗。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出家门,李之问兴奋得就像出笼的小鸟儿,从长安到东京,1000多里的路程,李之问两天半就到了。

先办正事儿。到礼部一一见过上级领导,汇报工作。同事见了都说:“恭喜啊李郎中,要高升了,任命下来要请客啊。”

李之问强压内心的喜悦,故作淡定:“哎,在哪儿还不都是一样为国效力嘛。”

述职完其实就没什么事了,官场的工作效率你懂的,干部任命,光走程序就得个把月,他完全可以回长安,慢慢等消息。

可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哪能这么快就回去呀。

东京汴梁,国际大都市,勾栏瓦舍青楼酒肆鳞次栉比,大街小巷人流如织,北宋时期,热闹繁华程度远胜于长安。而且我大宋朝是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没有宵禁制度的朝代,据《东京梦华录》记载,每到夜晚,东京汴梁城内的景象是这样的:

“举目则青楼画阁,秀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琦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八荒争凑,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鼓喧空,几家夜宴?伎巧则惊人耳目,侈奢则长人精神。”

简直就是天上人间对不对,当然要好好玩上几天。

2

有些鸟是注定不会被永远关在笼子里的,因为它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都说东京夜生活丰富,娱乐业发达,特别是那方面,世界一流,李之问这回要好好见识一下。

鼓楼夜市?开封第一楼?那你可太小看我们老李了,正五品礼部郎中,相当于厅局级干部,怎么可能把自己混同于一般群众?当然要去京城最高档的娱乐会所。

当时,汴梁五星级酒店会所共有72家,其中最著名的当属白矾楼大酒店,也叫樊楼。店名很土气,其实……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去了你就知道了,里面啥都有,吃喝玩乐一条龙。

过夜的地方叫酒店,喝酒的地方叫夜店,像柜子一样的叫冰箱,像箱子一样的叫冰柜,有性的叫男朋友,无性的叫男性朋友。逻辑就是这么混乱,名不副实,挂羊头卖狗肉,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虽说在当时,官员出入色情娱乐场所并不违法违纪,但考虑到自己在任职考察阶段,还是应该谨慎一点。所以,李之问没跟朋友和下属一起,独自一人,微服私访。

当然要叫小姐,一个人喝酒有啥意思?

东京名妓聂胜琼,名字您可能不太熟悉,但在当时,人家可是白矾楼的头牌,她之后的继任者你肯定认识,一代名妓李师师,她们是一个单位的同事。

出台费确实有点贵,不过这种事我跟你讲,一分价钱一分货,你花300块钱在街边按摩店里找的那种,根本没法儿比。

聂姑娘,长相就不说了,你自己想吧,容貌足以撑起一座青楼,李之问的脸盲症也是间歇性的。不光妩媚动人,而且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属于标准的文艺女青年。

李之问也是个文化人,正合心意,二人一见倾心,双双坠入爱河。

我跟你讲,不论哪个领域,职业选手跟业余选手的差别都是巨大的,李之问在聂胜琼的床上,充分领略到了什么叫专业。

从此,老李沉醉在温柔乡里无法自拔,天天泡在白矾楼,不惜重金把聂姑娘给包下了,当然,都是付现金的,毕竟在娱乐场所扫二维码的风险太大,偶尔忘记带钱,也是把600块分成几次扫码。

就这样,两人卿卿我我缠缠绵绵,不知不觉过了半个月。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总要分别的对不对,临行前,两人难分难舍,聂姑娘含泪给李之问唱了最后一首歌:

你说爱本就是梦境

跟你借的幸福我只能还你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

一曲唱罢,泣不成声:“没办法留住你,也没办法跟你一起走,宝宝好难过,嘤嘤嘤。”哭得李之问心如刀割,把心一横:“别哭了,老子不走了!”找当地朋友借了点钱,又在京城逗留了整整一个月。

此事载于明代《青泥莲花记》,原文如下:

“李之问仪曹解长安幕,诣京师改秩。都下聂胜琼,名倡也,质性慧黠,公见而喜之。李将行,胜琼送别,饯钦于莲花楼,唱一词,末句曰:‘无计留春住,奈何无计随君去。’李复留经月。”

3

李之问这趟差出的,前后加起来快两个月了,给家里连封信都没有,不会是外面有人了吧?

李之问的老婆为此忧心忡忡。

邻居过来劝:“嫂子你别胡思乱想,不可能的,李大哥不是那种人,啥事儿别总往坏处想,没有消息,兴许是死在外面了呢。”

后来几次托人送信,一再催促,刚好朝廷的委任状也下来了,工作单位还是在老家,李之问这才忍痛与聂姑娘依依惜别,回到长安。

一进家,老婆就迎上来,倒也没发脾气,把怀里的小花猫往地上一扔:“还知道回来呀,你咋不死外面呢?!”

李之问赶紧解释:“哎,别生气嘛老婆,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呀,领导临时交代个任务,让帮着创建办整材料,天天熬到后半夜,累死我了,哎呀我的腰啊。”

过去就这点儿好,交通通讯都不方便,回来随便编个瞎话就糊弄过去了。搁现在,我就问你,正在床上淘气的时候,你老婆突然要跟你视频,你咋整?

老婆这边算是应付过去了,可爱如潮水,别看李之问外表不动声色,其实内心波涛汹涌,难以自持。

对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

孤单的我还是没有改变

美丽的梦何时才能出现

亲爱的你好想再见你一面。

没几天,李之问收到一封来自京城的书信,打开一看,正是聂胜琼的笔迹:

玉惨花愁出凤城,莲花楼下柳青青。尊前一唱阳关曲,别个人人第五程。

寻好梦,梦难成。有谁知我此时情,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聂姑娘的这首《鹧鸪天》,言辞雅致,用典精妙,情真意切,字里行间道尽了对李之问的相思之苦。

李之问深受感动,擦干泪水,赶紧把信藏了起来,每日愈加魂不守舍。

有外遇的人是瞒不住的我跟你讲,心思全写在脸上。自从出差回来以后,李之问的种种反常举动,早就引起了老婆的怀疑。

她翻出朋友圈里转发的爆款文章:《男人出轨后的N种表现》,跟老李的日常言行一对照,全中!

果然是个猫就会偷腥,她强压怒火,趁老公上班,翻箱倒柜,很快就找到了聂胜琼的那封情书,看完脸色当时就变了。

此时,窗外雷声滚滚,阴云密布,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4

李之问下班进门,一看到老婆阴沉着的那张脸,就知道,事情败露了。

起初李之问还试图狡辩,什么当时喝多了不记得了呀,是女的主动勾引自己没把持住啊,可能是中了对方的仙人跳啊等等等等。

直到李夫人拿出证据:“那你说,这封信是怎么回事?”

李之问一看,这关是过不去了,把心一横,好吧,有啥了不起的,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关键时候,老李真不含糊,大步上前,扑通一跪,把怎么遇到聂胜琼,两人如何一见钟情,如何相亲相爱,如何恋恋不舍,一五一十全说了。

“就是这些了,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知道老婆的火爆脾气,李之问在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房间里是可怕的寂静,静的让人窒息。

沉默了好久,他老婆放下手里的奶茶,幽幽地说了一句话,把老李吓了一跳:“这么好的姑娘,你咋不把她娶回来呀?”

啥?我没听错吧?“老婆,你你你,你刚才说的啥?再说一遍。”

“我说既然人家姑娘对你这么痴情,又知书达理才貌双全,诗词还写得这么好,你为啥不把她从青楼赎出来,纳为小妾呀?”

李之问说:“我我我,我哪儿敢呀,怕夫人生气嘛。”

他老婆说:“哎呀,你看看人家有头有脸儿的,现在谁不是三妻四妾的,你好歹也是正五品的朝廷大员,这么多年就守着一个正房,你不怕别人笑话,我还怕别人说我不懂事呢,早都该给你添个偏房了。”

李之问说:“我我我,我也没那么多钱呀,头牌的赎金好贵的。”

他老婆说:“你傻呀,你没钱我有啊,还差多少?我出。”

5

我就问你,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所以说,生活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的会是什么味道。

很快,李之问夫妇花重金将名妓聂胜琼赎出,接到长安家中为妾。

能嫁入官宦人家,无疑是青楼女子最好的归宿。而被正房夫人力主迎娶,李之问自然喜出望外,聂姑娘更是心怀感激。尤其难得的是,两个女人相见,居然十分投缘,二人以姐妹相称,关系颇为融洽。

一夫一妻一妾,你一三五,我二四六,周日准许老李休息一天,三人和谐相处,其乐融融,在当地传为一段佳话。李夫人识大体顾大局,被大宋文明办评为年度精神文明标兵,李府连续多年被评为五好家庭。

此事绝非杜撰,明代冯梦龙在《情天宝鉴》一书中有记载:

“名妓聂胜琼,资性慧黠。李之问诣京师,见而悦之,遂与结好。及将行,胜琼饯别于莲花楼。别旬日,作《鹧鸪天》词寄之,李以置箧中,抵家,为其妻所得。问之,具以实告。妻爱其词,遂出妆资,为夫娶归。琼至,损其妆饰,委曲奉事主母,终身和好,无间隙焉。”

而那首《鹧鸪天·寄李之问》,后来被收录在《全宋词》中,成为聂胜琼流传至今的唯一作品。

鹧鸪天·寄李之问:

玉惨花愁出凤城。莲花楼下柳青青。尊前一唱阳关后,别个人人第五程。
寻好梦,梦难成。况谁知我此时情。枕前泪共帘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事后,《大宋妇女》报、《长安正能量》杂志、《东京娱乐周刊》等全国主流媒体纷纷派出记者采访李之问的老婆:“请问,发现老公出轨那一刻,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没有走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常规套路?是什么原因让你化敌为友,支持老公把小三儿娶回家的?你认为家庭幸福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

李夫人笑而不语,抚摸着怀里的小花猫,脸上始终保持谜之微笑,越发显得高深莫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