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高僧虹化的故事

众所周知,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都来自印度,然而由于两地的文化水平落差不一样,佛教的影响却大不一样。

内地佛教是两种文化相互妥协,相互适应的结果,在内容上已经作出了很大的改变和调整。某著名教授说,“玄奘法师带回来的某经,被后人加以删减20余字,因为其中涉及乱伦。其实真正的改动比他说的多得太多了。甚至一些佛教人物的形象,也根据中国的现实要求改动了。比如观音菩萨在佛教中男女都有,而在中国则变成了女性”。

佛教传入西藏时,西藏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文字体系和自己独立的文化体系,“结果西藏对佛教的接受是全盘接纳,现在西藏的文字相当大部分还是用梵语书写的,因此西藏的佛教才真正接近佛教的正宗。如果想了解佛教的真谛,我认为还是学习藏传佛教好一些,因为它的经典著作中原始品较多,几乎没有任何改动…”

如果从最接近佛教真义的角度看,藏传佛教无疑准确得多,不像汉传佛教篡改得那么严重。

密宗是先命后性,以气育神,完全符合科学,修成者比比皆是,指不胜屈,大德上圣,灿若繁星。

相比之下,汉地佛教根本就不是对手,基本上流于空谈。

须知从修行证果的角度来看,藏密极为殊胜,仅仅五百万人口,其中的修炼成功者就远远超过了内地的13.85亿加上东南亚的5.6亿人口(十九亿人以上)。

佛法之精华,尽萃于藏区矣!

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一些藏密修行人的神迹。

1

虹光身是一种殊胜的成就,是由于有效地修习金刚乘佛法而得之结果。

“嗡嘛呢贝美吽”是广传的大慈大悲观世音佛的真言,简意地说,就是“敬礼莲花宝”,隐含它神秘而殊胜的意义。

康地靠近宗萨寺有个村落叫玛尼千果,在一九五五年发生了一件非常特殊的事情。有一个老头,他曾是位仆役和雕刻摩尼石(祈祷)者,他在死后化现出证得最高成就──殊胜虹光身的迹象,令每个人都万分惊异。

没有人知道,那位老人是位佛教无上大圆满法有证量的修行者。

他曾是一个富有家族的仆役;中年时,他离开那份差事,到宁玛派的一个寺庙去修学禅定。在那之后,他以雕刻六字真言“嗡嘛呢贝美吽”于石头上,再将它们堆积成一座类似佛塔的大石堆,他就靠这工作勉强维生(这样的工作给他积累了极大的功德)。

虽然白天他整天工作,晚上他仍禅修,一天仅睡二、三小时。老人贫穷纯朴,有个小小的家庭。他帮助每个需要帮助的人,而他简陋的住屋总是为朝圣者和乞丐敞开。在他每日工作时,老人也继续他的修行,以不间歇的觉知将禅修和工作结合在一起。

他的儿子是个出家人,经常劝他要多做些正式的修法,譬如禅坐、修行瑜珈等等,然而这并没改变他父亲的习惯。“儿啊!内在的觉醒才是重点,”他告诉那位热诚的出家儿子,“只要试着保持内在觉知本身的清明觉性,也就是事物的本来面目”。

在他过世的前三年,老人卧病在床。虽然他的家人很烦忧,他本人却日益欢喜。他只唱些精神赞颂的歌而不唱诵传统的佛教祈祷文;他不修仪轨、不持咒,他似乎完全抛弃各种宗教的形式。

当他病得非常严重时,家人为他请来许多喇嘛和医生。他儿子提醒他说,此时是回想他所接受过所有佛法最重要的时刻了,老人只是微笑着说:“儿子,我已忘记宗教是何物。毕竟,没有什么要记忆!一切如梦似幻,但是,我很快乐,因为一切都是圆满的!”

在弥留之际,这安详快乐的老人做了一项要求:“我死后一星期内不要移动我的身体,这是我仅有的愿望。”

在他死后,家人以他自己的旧衣服包裹着尸体,喇嘛们为他诵念修法,而尸体就停放在一个小房间内。当一切正在进行着,人们注意到老人虽然身材高大,但尸体似乎变小了;同时他们也看到屋子上方有一道彩虹。

六天后,家人往小房间里探视,不可理解地,尸体继续在缩小。火葬仪式安排在第八天的早上。到了那一天,当他们解开寿衣时,发现除了指甲和头发外,空无一物,每个人都大为惊骇(没有人会进到房间将尸体移走,因为房门一直锁着)。

于是老人的儿子去请问当地寺院的住持——宗萨钦哲仁波切这件事。

仁波切说,这种情形以前也曾发生在大圆满上师身上。老人的肉体已转化成灿烂的光——法身的清净光。

这是大成就者的证悟境界,这是件意义深重、不平常的事情。

宗萨钦哲仁波切又说,毫无疑问地,老人在一世中已成就了传奇的虹光身。

秋绛创巴仁波切年少时曾拜访该地,听闻这个故事,并亲睹遗留下来的圣物。因此,甚至今日,一些成就的上师仍不为人知地生活在我们周遭,他们将深奥的精神修行与其日常生活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他们内在的成就鲜少被人察觉。

2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藏地还流传有阿色·阿炯仁波切的故事。

阿炯在3岁的时候曾跳金刚乐舞,小脚下曾显现法轮,并授记了他自己以后的弘法事业。文革以后,政府恢复了他的活佛法位,并受比丘戒,护戒如眼。他的一生都过着艰苦的生活。他从来不接受亡财,一直很虚心地说:“只有好好地修行来回向给这些死去的众生,让他们脱离六道轮回,供养就不要了”。而且,他也有许多意流伏藏,如从梦境到莲师光明宫时,造的《莲师相应法》,还有许多山神的祈请颂等经文。另有其他一些伏藏品至今珍藏。

现康区有名的白玉亚青阿秋法王,曾称赞他的功德跟色达莲师化身、大伏藏师色拉扬智一样。

在拍此照片的早晨,他对侍者说:“今天我要照一张留给世人的神奇照片,以便在五浊中的众生能对佛法及密法生起信心,也就了了我这个一生修法老人的心愿。”并叫侄子阿松用一个普通的傻瓜相机在牧场帐蓬的门前,留下了这一张虹光照片。

图/阿色·阿炯仁波切虹化照片

上师圆寂以后,身体缩小成只有一肘多高。火化时,发出奇妙香味,火焰呈七色,天上彩云缭绕,并有代表空行母化身的鹰在空中盘旋,同时天空中出现日月星辰并呈的奇异现象。火化后留有许多舍利花、舍利骨、3颗舍利子其它诸多成就瑞相。

圆寂半年以后,我们才把这张照片洗出来,并请阿秋法王鉴定此照片是否是神变。当时,阿秋法王头顶照片说:众生福薄!本来是可以成为虹光身成就者,但众生业障太重,所以无此成就显现。但他的内证已得虹身成就,照片就是证明,并鼓励阿色益西降措活佛多多印此照片,并拿此照片原照给亚青禅修院的五千多四众弟子加持。

凡得此照片的人都能得到殊胜的加持,能让众生增长信心。在此照片里还有释迦牟尼佛等诸多佛菩萨的自然显现,右下角还有他老人家的亲笔签名的影印。希望得到此照片者能够很好珍藏,并尽量念够二十万遍的金刚萨垛心咒——嗡班扎萨垛吽,以便清除自身业障,得到上师三宝的加被。

在圆寂后一年,全古鲁寺的僧众为阿炯仁波切举行大会供仪式时,天空太阳也现了跟照片上一模一样的光环,真是不可思议!

图/天空出现的光环

我们都知道,藏地至今仍然笃信佛法,清静虔诚,远没有我们内地人这么利益熏心,而且不论如何劝说都毫不动摇、岿然不动,实际上,这不是藏地没文化、迷信,这是因为很多人事实上亲眼见过!

信仰绝不是迷信,有神也完全可以用科学的方式证明。

行善一定会得到嘉奖,作恶是一定会下地狱的,特别是现在的这个阶段!

这是我们这些业力深重的内地人,要好好反思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