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回乱」

看到西北高原上无处不见的堡子,似乎看到了残阳下血流成河,尸堆如山残酷历史…

那场民族史上空前的浩劫,是人类历史上最桎梏的灾难,那就是鲜为人知的“回乱”……

近代比较大的“回乱”有两个时期,乾隆四十六年苏四十三乱和同治年间白彦虎、马化龙乱,另外就是58年之后的回民暴乱。

民族问题如此严峻的今天,通过回顾历史,希望这样的历史悲剧将不再重演。

1

同治回乱是趁太平天国起义,西北防务空虚的时机,回民利用教坊组织系统的军事动员能力,突然对周围毫无防备的汉人发动袭击、屠杀,目的是在西北五省建立政教合一的纯伊斯兰国。

清朝政府当时正在忙于和太平天国及捻军作战,而且局面困难。若不是左宗堂坚持清剿,满清政府可能接受现实与屠夫谈判,接受回民的自治条件,如果那样的话,在其后中国的混乱局面中,西北将象蒙古一样,永远的脱离中国。

同治年间的这场浩劫,短短的7年内,2000多万人死于种族大屠杀,相当于30多次南京大屠杀,相当于20次卢旺达种族大屠杀!

这场席卷陕甘西北五省的回乱,影响整个中国西北乃至中亚政治格局,西北遭遇到前所未有的人道灾难!

陕西人口从同治元年(公元1862)的1394万锐减到光绪五年(1879)的772万。短短十余年间,全省人口损失高达622万,有一半左右人口死亡。汉人的绝对死亡数量(467万)远远高于回民,因为汉民人口基数大,回民人口的损失比例高于汉人。估计有155万回民在这场仇杀中死亡,占回民总人口的91%,几乎到了亡族灭种的程度。大多数战前回民聚居的州县,战后回民踪迹全无。

事实上,甘肃的死难人数远远大于陕西。据《中国人口史》统计,咸丰十一年(1861年),甘肃(包括今宁夏和青海部分地区)人口为1945.9万人,战后的光绪六年(1880年)人口仅存495.5万人,人口损失达1455.5万人,比例达74.5%。

关于这场的悲剧,历史总是体现出不同的解读方式。

西方史学家称之为“东干战争”,认为这是伊斯兰教徒对异教徒的一场“圣战”;清政府称之为“回乱”;中华民国政府称之为“同治回乱”;共和国政府站在阶级论角度,称这场回汉两个民族的双重悲剧为“反清大起义”或“回民起义”。

但在很多历史教科书中, 这段悲惨的往事和被官方刻意尘封和隐藏。

或许这是一个谁都不愿触碰的伤疤,回避是最无奈又最现实的姿态——陕西人常常自嘲: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地板凳都是木头”。

2

1862年,为了在黄河西岸陕甘地区以驱逐、杀害非穆斯林为手段来建立回民的民族国家的目的,在陕西的回民,趁太平天国和捻军农民起义进入陕西的机会,发动暴乱。

初期的主要领导人有赫明堂、马生彦、马振和、白彦虎等,同时在宁夏也爆发了大面积的回民民变,其主要领导人有马兆元和马化龙。

从马化龙、白彦虎等暴乱刚开始,极端的回民就实行种族灭绝政策,先后屠杀潼关、大荔、华州、华阴等汉民群众100多万人,血流成河。

后白彦虎率“回民十八大营”,包围省城西安。至1862年10月,西安已被围困了15个月,“粮米穷蹙”。慈禧急调胜保,从京师出3万精锐驰援陕西。胜保见回军势大不敢出战,被慈禧赐死。

多隆阿接替后,身先士卒苦战一年,终于解围西安,并逼迫10余万回军撤出关中。至1864年底,凤翔以东至西安纵横数百里范围内,回民村堡尽被荡平。值得一提的是,西安城中的回民因为拒绝参加这场“圣战”,而免去杀戮之灾,成为唯一幸存的回民部落。

多隆阿在与太平军的周至战役中战死后,形势发生逆转。1867年1月,西捻军在西安附近大败清军。沙俄支持建立了新疆阿古柏国,“捻回合势”。如果不是左宗棠主张“力剿”,当时的清政府恐怕就会在各种危机,开始与当时的势力谈判,那么,西北地区恐怕就会像外蒙古一样,从此一去不复还。

左宗棠大元帅挥军西进后,大败各路回民军,十余万回民军屡战屡败,白彦虎逃至新疆的“阿古柏汗国”。

“阿古柏汗国”被左宗棠剿灭后,白彦虎率残部背着锅灶瓢盆,赶着牛羊畜口,于1877年12月翻过天山进入沙俄,总算逃出了清军的追剿。

这些半难民半民兵的“陕西回回”,在今天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西边约200公里的楚河岸边扎下“营盘”,播种从陕西老家带来的麦种和菜籽,从此在此繁衍生息。

他们自称“东干人”,“东干”为陕西方言“东岸”,意思是东方。白彦虎被东干族敬奉为“东干人之父”,被很多汉人斥为“屠夫”。1864年10月,白彦虎在屠杀了甘肃合水的汉人之后,曾大举进攻陕北,企图捣毁黄帝陵,但遭到当地反清武装董福祥部的顽强抵抗。1869年白彦虎再度奔袭黄帝陵,被北路清军击退。

1871年左宗棠进军甘肃,当地回军首领马占鳌投降,被左宗棠编入清军,这就是后来的“西北五马”的由来。

马占鳌的后代有马步青、马步芳、马鸿逵、马安国等,这个盘踞西北长达70多年马家军,曾经成功阻击全歼了2万多西路军,直到1949年。

回民起义抗清,反抗暴政,值得歌颂。

然而,从1862年至1877年期间,白彦虎率领回族人民与清政府军队作战之中,联合当地的回族、撒拉族和其他穆斯林叛军,沿途屠杀汉族居民,先后屠杀了2000多万汉民。

虽然在辛亥革命时期,孙中山对于白彦虎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说他是反清斗士,是民族英雄。但显然,中山先生的这种说法,是为了团结更多其他民族,反抗清政府的便宜说法。

至今,“同治回乱”中非常死亡的人口数量,巨大的历史悲剧,仍然是近代200年来民族冲突史中最沉重的灾难。

3

49后解放初,西北回军残部,发生大规模叛乱。

骑八旅长马英,82军190师师长马振武,骑十四旅旅长马成贤被击毙,青海马元海(打西路军时青马前线总指挥)被俘后处决,82军副军长赵遂、100师师长谭呈祥、129军357师师长杨修戎、新编骑兵军军长韩起功(打西路军干将)被处决,共有近1万名回族叛军被打死。

1950年5月8日,原回族马步芳第82军旅长马云山,在平凉、固原地区串联回族匪特,组织发动叛乱,被称为“五八”叛乱。

叛乱的“忠义军”下设4个团有长、短枪97支,轻机枪2挺,冲锋枪3支。后扩充为19个团、1个混合旅,有回族匪徒2000余人,妄图攻占泾源、固原、西吉县城,颠覆当地政权。5月8日凌晨,叛乱分子分别袭击平凉安国区政府和西、海、固地区区、乡两级政府,杀死杀伤干部群众和解放军官兵337人,抢劫枪支45支、手榴弹395枚、子弹223发,并抢粮食、财产等,还杀害了固原张化区委书记等。次日,1000多回族叛众攻占平凉,拟再攻泾源。叛军团长马成龙等,在固原县扩充回族匪徒千余人,企图攻占西吉县城。西北军区派骑兵第2旅、骑兵第4团、西北军区独立第1师平息叛乱。

叛军马云山因内部矛盾激化,被同伙击毙。7月底,“五八”叛乱被平息。共击毙回族叛匪174名,击伤24名,俘虏168名,投降400名,缴获各种枪支520多支(挺),子弹3300多发。

49年后,中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开始查抄地主家产,回民可不像汉人这样“好欺负”,乖乖被查抄。

1952年4月2日,西吉县党部执行委员、自卫队中队长马国瑗和宗教上层人士马国琏以及教主密谋策划,成立“人民军”、“白头军”、“中央新编第三团”,公开进行武装叛乱,史称“四二”叛乱。

当天,当地回族叛匪100余人,将正在组织斗地主的西吉县白崖区土改工作组包围,砍伤工作组成员,抢去手枪4支。随后窜至海原县李俊区政府,参加叛乱。千余回族暴徒围攻西吉县城数日,袭击土改工作团,抢夺枪支、粮食,破坏公路桥梁……参加叛乱的回民达上万人。先后有解放军士兵、农民积极分子和土改工作队员30余人被叛匪残杀。致使6个区37个乡的基层政权陷于瘫痪,固原地区1/3的区乡土改工作被迫中断。

西北军区派遣步兵第8师3个团,骑兵第6师2个团以及平凉、庆阳军分区2个营、固原地区各公安局、县大队、武工队共同平息叛乱。宁夏(省)军区独立营和骑兵第四团也参加了平叛战斗。经多次激战,叛乱队伍瓦解,被裹胁的回民全部溃散。杨枝云、马国瑗等,先后向人民政府投诚,杨年子被活捉,叛乱遂被平息。平叛中,共击毙回族叛乱分子151人、击伤23人、俘虏420人,共缴获各种枪支弹药。

4

在西北甘肃南部回族的叛乱有两次。

第一次是在1956年初,甘、青交界的少数民族中的反动分子组织武装开始叛乱。3月下旬,四川康定地区武装叛乱平定后,甘南地区形势开始紧张,步兵第11师33团两个营、一个山炮连会同师侦察连,奉兰州军区命令于6月11日从临夏进入甘南,与骑兵第一团,73团一同平叛。33团在战斗中,击毙回民暴徒298人,缴获枪支71支。

1958年,甘南再度发生大规模武装叛乱,这次规模更大, 参加叛乱的回族暴徒人数一度高达数万人。步兵第11师除炮兵305团外,全部进入甘南平叛。此时步兵第11师还指挥内卫第二团,成都军区145团,组成了第一指挥部,于1958年3月18日进入甘南,与第二指挥部的独立骑兵第一团和第三团一同平叛。至同年11月,基本平定叛乱,毙伤俘回族暴徒万余人。

1958年8月,正当11师在甘南平叛时,临夏地区的回族反革命分子,乘临夏地区空虚,号召:“回族团结起来,打到共产党”,于8月15日策动临夏、永靖、和政等96个乡叛乱。

参加叛乱的人数相当多,仅东乡汪家集就有6129人留守临夏的11师炮兵第305团,与师直属队和各团留守部队,在副师长王根发指挥下,分路出击,击退回族暴乱分子多次进攻。25日,步兵第134师奉命增援11师,两师组成临夏地区平叛临时指挥部,统一指挥11师305炮兵团、134师401团2个营、134师高炮营和临夏军区教导营、铁路公安第九团两个团以及临夏地区各县民兵大队,以汪家集为中心进行全面清剿。经过两个半月积极作战,部队迅速平息了叛乱,歼灭回敌10034人,其中击毙回族暴徒3268人,击伤2302人,俘虏1618人,捕获2846人。

许多人被立即处决,发生在西北甘肃等地的暴乱被击溃。

如今的形式之下,执政者不断打压疆人、回民,并且把暴力执法的行为变成挑唆回汉之间矛盾,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未来大规模的冲突、民族之间的冲突恐怕将会再次上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