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政改·统一中国

怎样统一中国?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下攻城”,“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

中国的复兴,有赖于政治制度的改革,中国的统一,同样取决于政治改革的进程。

1

2012年3月25日,在第二届“新和平论坛——国际视野下的中国”座谈会上,台湾《新新闻》传媒事业群总裁、台苯集团董事长周天瑞指出:

两岸关系未来的发展趋势,最终还是取决于大陆政冶体制是否改革。

不管大陆对台在经济上让利多少,只要政府不推行政改、不走向民主,就无法让台湾民众产生认同。

中国大陆与台湾近年来在经济上往来不断,随着ECFA(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签署和陆客赴台,越来越多台湾人尝到两岸经济交流的“甜头”,但(大陆)在经济上释放再多善意,只要一次对民众的打压或对言论白由的扼杀,就足以让这些努力前功尽弃。

在这里,“大陆政府对人民的态度”尤为关键,对自己的人民不够开明,就无法赢得台湾人的尊重。

周天瑞赞许前总理温推进政改的决心,并希望中G能更加主动地进行政改。他说:“经济上有五年、十年规划,政治上也可以有这样的规划……台湾人看到了乌坎,但只有一个乌坎是不够的,还可以有更多的试点。”

——他同时指出,大陆可吸取台湾在体制改革过程中的经验教训。

马英九去年年底也公开表示:

“如果大陆方面解除D襟、报J,台湾政党将赴大陆参选大中华区国家总统、内阁总理等职位,大陆和台湾统一将不存在任何障碍。

台湾没有独立倾向,如果大陆实现民选政治普世价值观,台湾没有理由拒绝和大陆统一。他并表示“希望对岸在人权、自由上取得进步是统一的前提”

马英九此前多次称,“两岸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两岸若能用和平来解决争端,可以说是炎黄子孙的一个创举”

统一中国,是中国国民党的一贯主张。以前蒋经国先生即深信祖国统一“既不是梦想,也不是幻想”,如果有一天台湾能与日益强大的大陆结合,则“中国会有伟大的未来前途”。

——他希望,有一天,在一个民主的政治架构之下,大陆人民有权选择是要共产D、国民D,还是其他政党来主持政府(蒋经国语)。

马英九曾爆料说:

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上台伊始,也曾经提出了两岸统一的条件,当初陈水扁还是赞成“九二共识”的——陈水扁当年“是有条件接受九二共识”。

当年陈水扁在接受法国费加洛报记者采访时,曾突然谈起统一,他说,“台湾两千三百万人民有权选择自己的未来,不排除有一天,台湾人选择与中国大陆统一”

陈水扁只是提出五个所谓的“先决条件”:

放弃一D政制;

实施M主自由人权制度;

不再打压台湾;

公开宣示放弃对台动武(台湾相应放弃台独,尊重宪法);

取消“反分裂国家法”;

完全尊重台湾人民自由意愿等。

台湾民进党创党元老张俊宏甚至公然宣称:只要大陆敢开放直选,台湾就马上回归。他主张:“一国一制”统一中国,两岸在民主与法制体制下施行统一

张俊宏说,未来两岸应“台湾中立化、中国民主化”,中国若想统一,就实施总统直选,让台湾(也)推出候选人,台湾内部也须打开大门、勿再内耗。

张俊宏(2008年)认为,一旦整个中国接受民主与法治的制度,则中国的统一,将继欧洲国和美国统一后,带动大亚洲的统一。成为其中一员的台湾,将与有荣焉,何惧之有?

再向前回溯:蒋介石、蒋经国父子,是坚定的统一派。

当初的李登辉,又何尝不是主张统一的?

2

众所周知,李登辉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放弃了蒋经国的三不政策,成立了国家统一委员会,制定了《国家统一纲领》;设置了海峡交流基金会,主动推动两岸沟通、谈判、协商,一时间成了两岸统一的旗手。

1991年3月14日在台行政院通过的《国家统一纲领》确认——“大陆与台湾均是中国的领土,促成国家的统一,应是中国人共同的责任”。

它把统一分为三个阶段:

1、近程(互惠交流阶段)

(一)以交流促进了解,以互惠化解敌意;在交流中不危及对方的安全与安定,在互惠中不否定对方为政治实体,以建立良性互动关系。

(二)建立两岸交流秩序,制订交流规范,设立中介机构,以维护两岸人民权益;逐步放宽各项限制,扩大两岸民间交流,以促进双方社会繁荣。

(三)在国家统一的目标下,为增进两岸人民福祉:大陆地区应积极推动经济改革,逐步开放舆论,实行民主法治;台湾地区则应加速宪政改革,推动国家建设,建立均富社会。

(四)两岸应摒除敌对状态,并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以和平方式解决一切争端,在国际间相互尊重,互不排斥,以利进入互信合作阶段。

2、中程(互信合作阶段)

(一)两岸应建立对等的官方沟通管道。

(二)开放两岸直接通邮、通航、通商,共同开发大陆东南沿海地区,并逐步向其他地区推展,以缩短两岸人民生活差距。

(三)两岸应协力互助,参加国际组织与活动。

(四)推动两岸高层人士互访,以创造协商统一的有利条件。

3、远程(协商统一阶段)

成立两岸统一协商机构,依据两岸人民意愿,秉持政治民主、经济自由、社会公平及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共商统一大业,研订宪政体制,以建立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国。

——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国家统一方案,可惜戳到了某些利益集团的肺管子。

专家认为:李在1990年前后,与大陆秘密谈判二十七次,企图到大陆进行“和平之旅”,举行高级会谈、商谈统一之举(宋楚瑜:李登辉早期绝不像外界说的搞分裂),完全是一个失败。

八九之后,某地的某些人在苏东剧变后,已经极度惧怕Z治改革。两岸在“一个中国”前提下,签订和平协议,各自进行民主改革,达至和平民主统一的建议,如何可能被这些人接受?

所谓“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无非是场面话。

李登辉最后终于认识到了一个真理:“唯有领导者改变他的思想,才能够民主化”

在一起很可能是精心设计的访美事件中,李氏被塑造成了一个敌人,被塑造成了台独分子(李当时演说的意思是,中国主权没有分裂,只是治权事实上一分为二)。

中止两岸协商,口诛笔伐之后,是导弹的轰鸣,和已经划出底线、言不由衷,以对内宣传为主题的多次大规模军演威慑。

三百门渔夫先生在《李登辉:从“统一旗手”到“台独教父”的半神半兽》一文中,对李登辉的全面分析非常出色。

连打带骂,成心恶心对方,天天抡起大棒恐吓,终于使精明的李登辉中计,使台湾大众入彀。

(1996年5月李登辉就职演说:“去年以来,为了反对M主,中G对登辉个人发动一波又一波「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诬蔑……登辉深信,在21世纪,中国人必能完成和平统一的历史大业,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善尽更大的心力!”)

民主化的攻势,迅速塌缩为台湾独立,画地为牢。

一九九五年以前赞同统一的主流倾向,最终迅速演化为相当部分台湾人倾向台独;而台独身上,更被披上了一件外国势力干预的外衣。

于是,爱国主义的旗帜高高飘扬,大陆屁民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政权的合法性重新获取,统战宣告完全成功。

曹操赤壁中招,醒悟后,明知上了周瑜的套,也只能吃个哑巴亏,李登辉大概也是这样。

在汹涌的民意面前,民主的政冶家,只能因势利导。

虽然李登辉后来公开说“追求台湾独立只是假议题”,他暂时也只能以假对假。

(专家分析:一边是以主权偷换治权,甚至用强调主权来剥夺对方的治权;另一方反击策略,则是用治权偷换主权,甚至用强调治权,来置疑对方的主权,针尖件对麦芒,在物极必反中寻求转机。)

华人历史上第一位真正民选的国家元首,号称“民主先生”的李登辉,依在下判断,对台湾民主贡献巨大。在任期内他大力促进思想白由、言论白由、新闻白由、学术白由与军队国家化,大力扶植反对党。如果大陆开放资讯,未来的李登辉,将会获得相当高的评价。

M主统一,是两岸民众的共同心愿、人同此心。

但李的民主攻势太过凌厉、招招见血,等于一下子要把某些人变成死活难测的薛定谔猫。

情急之下,对岸的一哥,不得不拿出栽赃陷害的一贯伎俩,把他污名化(《RM日报》“四评”抨击李登辉的《民之所欲,长在我心》是分裂言论),并用导弹和武力恫吓,把台湾推开,免得台湾整天在耳边高喊什么民主统一、和平统一,让人无言以对。

把“中华民国在台湾”这句话,上纲上线为台独,按李登辉的说法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诬蔑。

李登辉虽然十分聪明博学,却不够奸诈,他最终还是上了当(上当的可不止一个姓李的,呵呵),台湾人其实都上了当。

少数台独分子后来的确一时激愤,走向了台独,失去了以“和平反攻”拿回大陆的良机;而对方则假扮成了统一斗士,高举民族主义大旗,在十几年中,成功地维护住了帮派利益。

在陈水扁时代,《国统纲领》和“国统会”被弃如敝屣,台湾人真的玩起了台独。

大陆的民众急眼了,老爷们也坐立不安——台湾如果真的独立,而当局束手无策,则人民大众的矛头,随即会指向他们。

幸好天佑中华,马英九上台后,提倡“不统不独”(有违宪之嫌),虽然没有恢复到李登辉民主统一的高度,毕竟台湾不再叫嚣独立。

估计这也暗合了某些人的心愿——台湾如果真要现在回来,那可是一块烫手的山芋!

“物极必反”,的确是真理。

李登辉的《国统纲领》和“国统会”历尽沧桑,在二十年后的今天,又一次从臭狗屎变成了香饽饽。

2012年3月的情况是,危险再次向大陆袭来。二月八日台湾退役上将夏瀛洲,在大陆“西安事变75周年研讨会”上说:“国军共军虽然理念不同,但是为了中华民族的统一,目标是完全一致。”被马英九指责,遭遇台“总统府”严辞批评,引起了台湾统派团体的强烈不满。

3月9日,在台湾“新同盟会”会长许历农邀集下,新党、新同盟会、中国统一联盟、黄埔四海同心会、夏潮联合会等12个台湾统派政治团体,在“国军英雄馆”共同组成“中华民国人民政治团体联合会议”,发表了共同声明。

声明要求台湾当局恪遵宪法,维护中国领土主权之完整,促进国家的和平统一。

声明强调,两岸虽然分治,但中国之领土主权并未分裂,台湾当局应坚持“宪法一中”、诚意面对统一问题,恢复“国家统一纲领”, 让“国统会”继续运行,并恢复“三民主义”的教学。维护两岸和平发展,签订“两岸和平协议”,以期实现国家的终极统一。

——这是台湾统派历年累积不满的一次大爆发。

3

令人惊异的是:

三十年来,大陆每一次趋向开明,提出政冶制度改革,都会引发台湾要求统一的浪潮。

2012年初,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就重新提出“一国两区”的说法(李登辉八十年代末提出),坚守一个中国,宣示“台湾人也是中国人”。意味着中国统一机遇,又一次的来临。

韩国媒体指出:

中国人嘴上虽然不经常说“统一”,但实际上却向着“真正统一”的方向不断迈进。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在上海、广州等地居住的台商和台生已达百万人,每天有5000名以上的大陆人访问台湾。有1500亿美元的台湾资金流入大陆,对大陆经济产生巨大影响。而最近大陆企业则倒过来准备投资台湾”。

这种现象,已经引起了同样亟待民族统一的韩国人的羡慕。

如果大陆在政冶改革上有起色,相信《国统纲领》和国统会在台湾不久就会重新被确立。

不少大陆和台湾学者都认为:

虽然“台独”声音在台湾喊得震天价响,而事实上,“台独”在台湾是一个人人心中都明白的假议题。

除了部分日本昭和遗民之外(在台纯粹的日本人有差不多20多万,占了台湾1%的人口),大多数台湾人并没有铁心要脱离祖国的心思;即便是所谓的“绿营分子”,也不过是将“台独”作为一种号召民众向大陆讨价还价的政治手段。

事实上,“深绿”和“深蓝”在台湾都是少数,“占大多数的,却是中间那一大段不能用颜色来定义,不信任任何‘绝对化’的价值观的人”。

表面上声势浩大的台独分离主义背后隐藏着的,往往是台湾民众要求平等、拒绝屈辱投降、对“打压台湾”产生的强烈反感,是要求保持现有民主权利,维持现有生活水平,享有国际空间的强烈愿望。

军事演习、动武言论,飞弹威吓、武力胁迫,只会让台湾民众心寒,只会让台湾民众对大陆离心离德,转而支持台独。

一旦大陆实现了民主转向,台联党、民进党或者变脸或者崩盘,支持“台独”的群体,必定会迅速萎缩。

正如有些学者所说:实际上,两岸民众绝大多数都希望统一,尤其是台湾民众,何尝不想做大国国民?谁会甘心情愿地做仰美国鼻息的弹丸小国国民?

——但台湾人既想要大国国民的尊严,更想要民主体制下做人的尊严!

总括起来:现在是国民党、亲民党、新党等统派支持统一,民进党和台湾团结联盟等独派鼓吹独立。但民进党大选失利后,已经开始在独立和统一之间摇摆。——他们其实也很想登上大陆去分一杯羹,估计修改台独党纲在所难免。

在统一问题上,宋楚瑜和郁慕明的言论很有道理。

参选2012台湾总统的宋楚瑜说:

我们从头到尾坚决反对“台独”,我们一贯所强调的是:

“台独”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让大陆放弃台湾主权不可能,让台湾放弃民主制度也不可能,(他主张)大陆台湾都各退一步:

大陆成功实现民主制,让台湾政党都到大陆参选;

台湾宣布放弃独立,成为大中华的台湾省,真正创造中华民族太平盛世。

诚所谓“心底无私天地宽,退一步海阔天空”。

新党主席郁慕明也说:

“统一”不是毒蛇猛兽,是必须面对的问题。

新党主张“和而不独,和而求统”,“和而不独”是台湾可以做到的,“和而求统”是大陆需要努力的。两岸应在多个领域,加强和快速推进统一。

美国等西方国家数十年来,持续介入台湾问题,也是以两岸的政治差异为借口,但美国从未否认一个中国。——很显然,一旦大陆实现民主,外部干预的任何借口都将消失(譬如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就曾明确提出“台湾不是一个独立国家”,并用“和平统一”来描绘两岸前景)。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公正地说:

中国分裂的原因,并不一定就在对岸(到底是“台独”还是“陆独”,在阻碍中国统一,请自己分辨)

要不要统一的主动权,其实还在大陆。

——只要大陆实行政冶改革、实行民主,搞真选举,两岸人民用选票决定谁来执政、谁当公仆,中国很快就可以实现统一。

只要抛开小集团私利和小算盘,两岸统一根本就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

4

中国统一的最大阻力,依在下看,恐怕就是人所共知的“既得利益集团”成员。

是躺在祖、父功劳薄上大肆掠夺,花天酒地的一部分“G二代”和官二代(毛说过,高干子弟是祸害);是那些已经得到极大实惠,极力抵制公开申报自家财产的贪官污吏们。

他们害怕民主法制,害怕贪腐受到清算。

剩下的,就是网上那些被冼脑、被收买的粪青5毛。但没有督促和蒙蔽,五猫和粪青很快就会瓦解冰消、风流云散。

如果既得利益集团成员们,能够以全民福祉为先,放弃垄断利益,不再抗拒民主、法治,进而阻碍祖国统一,我建议像苏联和东欧那样,赦免他们的大部分原罪(毕竟制度的不健全,可以为他们做一点开脱)。

我们所面临的、迫在眉睫的政冶改缂是一场大缂命,这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上一次最深刻的缂命,从奴役走向Z由,从官主走向M主。

如果说十九世纪中期的历史巨变,揭示了中国传统制度的早已落伍、不合时宜,揭开了中国历史“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幕。

那么,此后一步步、一行行带血的足迹,都是为了一个终极目标而迈出。

从洋务运动追求器物的进步,到戊戌变法追求制度的改良;

从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到五四运动触及文化;

乃至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国共内战;

从毛ZD缔造的新国家成立,到邓XP主导的经济改缂,一百多年来,千百万仁人志士的奋斗牺牲,客观上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政治制度的现代化与人民权利的复归。

政冶改缂的成功,标志着中华民族的能级跃迁。

从此,中国的统一将水到渠成,中国的强盛势不可挡。

——大陆政改告成之日,就是两岸和平谈判、商议统一细节之时。

5

我们处在历史坐标系的哪里?

普通人一谈到民主,就想起了希腊、想起了欧美。

恒言“东方专制,西方民主”,殊不知,我们的祖先也曾在漫漫数万年里长期生活在民主制度之下。

(吃亏的是,那时我们的祖先没有文字。)

中国自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从殷商),都是专制作恶的历史。

而希腊人在两千多年前,表音文字已经成熟之时,才刚刚进步到原始社会解体的泛民主时代,不料阴差阳错,希腊人反倒成了实行民主的“先驱”——天下事之诡谲滑稽、一至于此。

从高级生命创造人类开始,一直到炎黄时代,四万数千年中,中国人一直在实践民主。

那时的社会财产共有,没有阶级、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白由。

一切事务都由氏族内部,本着舍己为人的精神民主协商解决。

人们团结友爱、以诚相待,虽然物质生活条件十分简陋,仍然能够感到生活的幸福美满,仍然可以饱食遨游、鼓腹讴歌——因为博爱的春风吹拂着大地,正义的太阳照耀着世界。

“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故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

——所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此后是物质进化,政治退化。

首先是贫富分化开始出现,嗣后是人口爆增、资源短缺,导致连年战争。在战争中,部落首领的权力日益扩大。

第一阶段,部落或部落联盟的首领还是公推的,民主选举。选贤与能,讲信修睦。

第二阶段,民主推举变成了个人的私相授受,变成了禅让制。首领选定一个自己中意的接班人,只要社会舆论压力不大,就把权力转让给他,以保证自己家族的既得利益。

第三阶段,则干脆把权力转让给了自己的儿子、孙子。父传子,家天下。

在此之后,是所谓五千年文明。但这只是物质文明,在政冶上则是步步倒退、每况日下。

从民主到禅让,从封建的分权到郡县的集权,社会从平面变成了高耸入云的金字塔形,帝王权贵、贪官污吏日益专横,人民的地位日益卑微,最后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牛羊、任人践踏的草芥。

恢复政冶文明的次序,恰好相反。

父传子、家天下的皇权时代,已经被辛亥革命终结,经过国内外无数志士仁人的坚卓奋斗、流血牺牲,现在的中国,已经退回到了第二个阶段的尽头。把天下公器再一次私相授受,已经丧失了合法性,已经令人疑窦丛生。

相信很快我们就会退回第一阶段。

从野蛮走向文明,从禅让走向选举——看到华夏上古民主的复归。

6

大陆何时才能开始政冶改缂?

2012年两会期间,面对境外媒体的追问,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先生的答复是: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你会看得到的”。

“改缂就是缂命”(邓小平),但经济改革是小缂命,政冶改革却是大缂命。

邓小平先生当初预计,到21世纪中叶,大陆人均收入达到4000美元的目标时,可以搞普选(即高层直选)。但谁都没有料到,这个目标在2010年已经达到,提前了40年。

2011年大陆人均收入,已经接近五千美元。政冶改缂的经济基础,已经夯实,完全可以满足直选,满足政治改缂的条件了。

条分缕析,可能有以下三种“政冶改缂”:

一、继续口头改革 继续忽悠

一以贯之,干打雷、不下雨,走十年政改空对空的传统路线(到2001年,以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标志,中国的经济政治改缂实际上早已经终结)。

那么微词之后,必定是社会危机总爆发——就像昨天的利比亚、叙利亚,很可能会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因为危机已经迫近,共识已经达成。

逆众多舛,违天不祥。

前苏联东欧已经发生的变化,阿拉伯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足以证明民主、白由、平等、人权是世界潮流,是不可阻挡的。

——正如《RM日报》所说,“改缂有风险,但不改缂中G就会有危险”

在中国改缂开放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不仅人民群众,即使是在地方官员群体中,也已经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加速政冶体制改缂”(报纸有统计)。

如果“怕这怕那、趑趄不前”,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极态度,“将问题矛盾击鼓传花,让危机跑在了改革前面”,由于三十年下来矛盾已经堆积如山,全面的社会危机,近几年必定爆发。

二、搞假改革

让政冶改缂,再一次蜕变成行政体制改缂。

搞什么机构调整、精兵简政,党政分工,改善党的领导,或者D内民主。

搞修修补补、小打小闹,剜肉医疮、牵萝补屋这套。或者欢娱至死,把改缂变成瓜分最后一块国企蛋糕的饕餮盛宴……

——这种假改缂,纵然能拖延少许时日,为权贵们赢得最后的射精时间,最后却必定会换来真缂命。

导致中华大地上,惨烈的阶级大搏杀,甚至如文缂所说,导致千百万颗人头落地,导致株连九族,导致出国追杀,导致数百家权贵成了傻大木、卡扎菲家族一样的过街老鼠……

社会戾气横生、党同伐异,各民族离心离德、要求独立,中国经济也会大大倒退,牵累民生凋敝、哀鸿遍野——等于是文缂再一次降临,这是我们非常不愿看到的。

邓XP先生说得好“不搞政冶体制改缂,经济体制改缂也搞不通”,“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

是固守苏俄落后的一D专政体制,继续威权体制下经济改缂一枝独秀的假“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走向民主政治?

——随着这一波从大西洋沿岸呼啸而来的民主浪潮日渐东移,这个问题已经刻不容缓、不容回避。

“人民对民主和白由的向往和需求是无法阻挡的(W总理)”,停滞倒退只能是死路一条。

《人民日报》疾呼:“宁要微词,不要危机;宁要“不完美”的改缂,不要不改缂的危机”,正是看清了国内外严峻的形势。

——改缂需要远见卓识,更需要道德勇气。

三,以民主宪政为目标搞真改革

逐步废止权力私有化、小集团化,逐步还政于民,走向政治现代化,建立一个民主白由、人人平等的法治文明社会。

我们不主张揠苗助长,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可以有全盘规划,可以有隆中对。如果没有能力搞顶层设计,也可以通过基层试验、群众创新等一系列方式,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步往前推进。

可以一市一省,先搞试点。

但行动太慢,故意一味拖延,却也有重蹈清末宪政改革覆辙的危险。

最主要的,是摒弃早已落伍的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初期意识形态,树立“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核心价值观,则思想统一,名正言顺。

政改的具体途经很多,网友们提出了许多方案:

如可以从落实宪法入手,恢复人民和平集会、游行、示威、结社的白由,开放建立独立工会、农会,商会,学联,建立各种社会组织,以减弱未来的震荡。

可以从官员财产公示开始,罢免那些裸官,审查那些收入明显不合理的腐败分子(越南国会代表和政府官员已经实行申报个人财)。

可以从落实言论白由、出版白由和学术白由开始,不再搞发帖审查、网络封锁,制订《新闻法》和《出版法》,杜绝以言治罪,开放报J,开放建立私人电台、电视台、私人网站(越南已实行相对的新闻和言论自由,国内外互联网没有任何遮屏和阻碍,民众可以浏览任何信息)。

可以从司法独立开始(越南已经实现),排除D对公安、检察、司法的不正常干扰(典型的党政不分)。

可以从缩减人大代表人数(五百人左右),限制代表资格(剔除官员和演员,还有智力低下者),代表常任;国会常开,直接选举人大代表开始;恢复中国宪法“人大”为“最高权力机关”的规定,把人大改造成代议制国会的两院,变成庄严神圣的立法机关。

可以从直接选举县、市、省长开始,逐步实行国家元首直接选举。

为了稳定,有学者建议数年内不开D襟,可以设一个过渡期,不注册成立新党。而是将执政党内派系公开化,把一D拆分成多个党,让毛左派、M主派、维持现状派、中左派,分别代表不同的阶层利益,不同的治国理念、自由竞争,由人民决定哪一派来主政。

也可以允许“民主党派”自由发展,从参政党变成可能的执政党。承担责任,否则这些政治花瓶只会徒耗钱粮。

此后会有,实行大选(越南在政治上目标是多党竞争),保证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权力分立、相互制衡。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公务员,政治中立化;教育民主化、分发教育券,取消统一高考;放开户籍制度,人口自由流动,公民自由迁徙,不受地域歧视;构建统一的社会保障制度,社会福利制度;不分公务员、企业职工、农民。农村土地私有等等……

各种后续的政冶改缂和社会改缂会联翩而至,令人应接不暇……

7

政改开启后,两岸可以签订和平协定,彻底结束敌对状态。

然后,双方在经济、政治、军事、外交、文化、体育、艺术等各方面进行密切交流、合作,展开“民主竞赛”,尽力让自己一方的选民,能够享受到更多的M主权利、人权保障、社会保障。

兄弟携手,比翼齐飞。

时机适当则组织制宪会议,制订更完善的宪法,提交全民公决。然后成立宪法法院,实行违宪审查制度,坚决施行依法治国。

新宪法通过后,若干月内实行全国大选,由选民直接选举总统、议员。

协商制订《国家统一法》,大陆、台湾、港澳各个政党在《国家统一法》上签字后,即自动获得合法地位,港澳各政党,台湾国民党、民进党、新党等等自由参与大陆政冶。GC党、内地各政党,自由进入港澳台湾,人民至上、各党竞选、实现中国统一。

从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血腥方式”,跃升为选票里面出政权的政冶文明。

台湾光复了大陆,大陆也统一了台湾。

炎黄子孙、骨肉团圆,皆大欢喜、其乐融融。

两岸携手共建一个崭新的中国,一个统一的伟大联邦。

秉承祖先智慧,融合东西文化。

8

只要执政党的地位和权力取决于人民的选票,公务员自然不敢胡作非为,官员自然廉洁,各种社会保障制度,自然会被急于取悦选民的各政党拟定建立。

对于民进党等台独政党,民主的中国要比台湾多了上百倍的施展空间,谁还会死守台独理念,不去角逐全中国的执政权?不去登陆等于认输,他的对手很可能会壮大数十倍。

对于台湾民众,有一个同文同种,自由民主的广阔大陆可以自由迁徙居住,谁还会死捂着一个岛屿不放?(何况台湾也没有失去)如此一来,树倒猢狲散——立可将台独消弭于无形。

美、日等国显然不会干预中国的和平统一,夹在中间,“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因为这是台湾民众的自主选择。

虽然心中苦涩、暗中嫉妒,所有国家还是会前来道贺、佯作欢喜。

因为说三道四、蜚短流长,得罪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得不偿失、愚不可及。

如前所述,收回台湾对于中国在战略上、经济贸易实力上,科学技术实力上,军事实力上,资源占有上,都非常重要。

台湾统一之后,其数千亿美元的GDP,会大大加强中国的经济实力。台湾的计算机和芯片制造非常发达,对军事的意义不言而喻,其科技教育实力同样不俗。统一后,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将迅速建成一个统一的经济体系,统一的国内大市场,为亚洲的凝聚准备核心。

台湾的大量飞机导弹,军舰和其他进口武器、各种军用设施、军火工业,则会成为中国军力的一部分。

中国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已经深度参与国际竞争、国际分工,外贸依存度已经超过50%。海路的畅通,对于我们的进出口至关重要。但在统一之前,我们的港口是暴露的,我们的海运路线很长一段是脆弱的。现在的中国,等于脖子上套着绳索,统一之后,第一岛链的封锁不攻自破。

中国从此摆脱了被封闭在陆地上,处处受制于人的状态,中国坚固而统一的整体海防体系可以就此建立。

中国与美日等国的战略态势,必将由被动转为主动。而俄罗斯、日本在西太平洋的海上航道,却会变得不绝如缕、岌岌可危。

正所谓“攻守异势,优劣倒转”。

中国随后就可以腾出手来,着手解决中日争端和南海问题。

那时的中国,将正式成为海洋大国,汇聚了陆、台两军的中国蓝水海军,将正式成军。

台湾在中国军队控制之下,等于随时可以掐断经过台湾海域的日本“海上生命线”,卡住日本人的脖子。日本不与中国联盟,则处境艰难、进退狼跋。

——善于见风使舵的日本,很可能就此倒向中国,东亚的和平统一之路,会就此铺开。

台湾共有港口八十多个,其中海军专用港口有两个(左营港、水琏港),重要军商两用港口五个(高雄、基隆、苏澳、马公、台中)。黄海东海水浅,不利于潜艇隐形,对于中国建设海基核反击力量非常不利;而台湾东岸就是3000米深的大洋,潜艇出港不久,即可下潜。

统一之后,中国的太平洋舰队可以以台湾洞库为基地(台湾在花莲县水琏村东面面向海岸的山下有山底隧道,两个出口面对太平洋,是潜艇的出入口。还有一个基地,不知道修成没有)。

核潜艇和常规潜艇,可以长年在太平洋神出鬼没,战时可以迅速封闭巴士、巴林塘海峡。

核潜艇、航母舰队更可以直出大洋,逼近美国本土。

中国要建设走出国门的蓝水海军,保卫中国的贸易航道,保卫石油矿石粮食进口的生命线。

不收回台湾,一概无从谈起(现在只有依赖别人的善意,搞援交,外交的脊梁总也挺不起来)。

“兄弟阋于墙,家国必衰微”,列强同举目,坐山观虎斗;国家统一,则太平盛世如影随形、接踵而至。

中国将一跃而成为亚太地区,如假包换的第一强国,并在若干年内迅速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

尾大不掉的中央集权体制,至此可以用更先进的联邦制代替。实施地方自治,自治体之间展开竞争,公民用脚投票,则封建与郡县的优势,集权与分权的长处冶于一炉矣。

统一的中国,没有必要囿于“中华民国”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虚名,完全可以用“中华联邦共和国”或者“中华联邦”的国号,昭示“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昭示中华民族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中国将从此正式崛起!

中华民族将恢复几千年固有的自尊自信,进入真正的煌煌盛世,傲然自立于地球之巅!

这时我国应鼓励民众,大量移民各国(国内光棍四千万,俄罗斯光独身女人就多一千多万),既缓解国内资源压力,又可以向世界掺沙子,彻底打破某些人种占据世界大部的旧秩序,确立汉语汉字的国际正统地位。

如果说美国给人类带来了民主白由,那么中华民族将给人类带来永久和平,带来大同世界、千年王国。

(本篇完)

统一只是万里长征第一站,下一步是着手建立两洋舰队(太平洋、印度洋),实施亚洲的统一、世界的统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