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新汉字

最后,我来谈一谈新汉字。

人是符号的动物,每一种文明都需要文字载体,统一后的世界,同样需要文字。

关于未来语言文字的争论,极其剧烈、充满攻击性。本人才疏学浅,没有资格参加讨论,也不想趟这汪浑水(所以请诸位不要与本人探讨这个话题)。

我只想把上天的判断告诉大家:

未来人类将使用汉语,这不是因为汉语优越,而是因为汉字优越。

汉字——正如某些网友所说,“乃是神的文字”。

天上的文字,的的确确类似汉字,而不是拼音文字。

估计有些网友修为深厚,可能有人在定中看到过所谓“天文”、“天书”。

天上之有天文、天书,古人是深信不疑的。越南李朝大将李常杰,有诗云:

“南国山河南帝居,

截然定分在天书。”

在《圣经·启示录》中,上帝交给耶稣的就是天书。

在前面,本人已经说过,世界上的某些典籍,事实上就是天书(稍加改动而已)。

但以目前的汉字征服世界,肯定不行,更不要说繁体汉字了。

师父在二十几年前,就给不才下达了一个任务——重新改造汉字,以便未来人类使用,作为世界统一的基本符号。

老实说,这个担子十分沉重。

——既无故辙可寻,亦无今贤可法,一切都得从零开始。

我必须考察古今中外很多文字——万年前的刻符、两河流域的钉头字、埃及的象形文字(圣书体)、外国各种非拼音文字,中国古代刻符、甲骨文、金文、《字海》中的大量死字、朝鲜谚文、日本假名、中国的几种少数民族文字等等等等……

当然,我在这里只是说,要考察它们的字形,至于发音,可能我一个都念不出来。

但看来看去,还是不得要领。

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从最基本的笔画开始,重新构筑“文字”。

因为还要上班,还有种种凡事。

所以,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几年之久,底稿之多,足可装一两麻袋。

1

唉,我本来不想牵扯理论,但大多数网友对于汉字改造的必要性,迄今一无所知,实在令人担忧。

我还是在摘引“百度百科”文字的基础上,稍稍说明一下吧:

第一次汉字简化,采用的原则是“述而不作”、“约定俗成,稳步前进”,“也就是说尽量采用已经在民间长期流行的简体字,只作收集整理和必要的修改,不擅自造字。”

第一次汉字简化,还是相当成功的。

但是它的指导原则,却是极其短视、极其幼稚的,完全是实用第一、东拼西凑。它等于说,用不着什么统一规划,只要好写就行,哪怕一个音弄出二十个声旁,哪怕取消声旁。

这就给真正科学的改造,设置了巨大障碍。

汉字改革绝不是应该是群众运动,不幸的是,它恰恰搞成了群众运动。

毫无疑问:

“会讲英语的人,可以比较容易的掌握英文。为什么后起的西方国家,能够迅速超越中国?那是因为使用拼音文字的西方人,可以比较容易的学会本国文字,从而可以把大量的精力,用于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因而,西方国家可以迅速的提高全民的科学文化水平,使之服务于本国的发展与强大。这是拼音文字,对于方块汉字的优势。”

“然而,拼音文字的缺点也是十分明显的,而且它会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越来越突出。因为现代科技文明的发展,使越来越多的新生事物,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不断出现。

而每一种新事物的出现,都必须创造新的拼音文字来表现。这样就使拼音文字的总数,也以越来越快的速度不断增多。这样,总数越来越多的拼音文字,就会增加人们学习的难度,并增加不同专业人员之间的沟通困难(譬如学习了普通英语或商业英语的人,如果不专门学习计算机英语,就无法阅读计算机英文书籍),最终影响到科技文化的整体提高,从而将拼音文字所具有的优势抵消殆尽。

这是使用拼音文字的西方国家,必将面对的一个重大问题,而且这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但是,方块汉字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再多的新事物的出现,都不会使汉字的总数有明显的增多。几千个常用的汉字,就基本可以表现任何的新事物或旧事物。所以,方块汉字在这一点上其实是非常先进的。这是方块汉字对于拼音文字的优势。”

“……如果说把汉语称为世界上最优秀的语言——这是需要商榷的话,那么,认为汉字是世界上最科学的文字,却是丝毫没有疑义的。

因为,随着现代科技文明的不断发展,只有汉字的总数可以保持恒定,不会增加不同专业领域之间的隔阂。

而使用别的文字的国家,却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随着其文字总数的不断增长,一个专业领域的人将对另一专业领域的文字都很陌生,更不用说内容了。

所以,不同专业领域之间的交流和互动会越来越少,而这种交流和互动的减少,必将使其科技文明的进步速度不断的缓慢下来,并最终导致其科技文明的滞后落伍。

所以,因为有方块汉字对科技文明的支撑,中国在各领域全面超越西方国家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这是没有任何疑义的。”

“然而,正如鲁迅所说,当我们知道有拼音文字的时候,就一定会想到方块汉字的难。所以,汉字的改革,是必须坚定不移的进行下去的。

拼音化自然是不可取的,但是进一步简化,却是必然的趋势。所以,汉字改革的原则:

第一,是进一步简化;

第二,是尽量多采用拼音文字中通用的左右、左中右结构,而尽量减少上下、上中下、包围、半包围结构。以减少人们学习的难度。

汉字改革的空间非常广阔,汉字简化大有可为。

我以为,这就是方块汉字的生命线(而这同时也正是方块汉字的又一种优势),因为拼音文字和一般象形文字,都没有多少简化的空间。

那些抱定繁体字不放,或者反对汉字简化的观点,是没有任何出路的,是必将被不断进步着的历史所抛弃的。”

——我不知道上面这段话的作者是谁,但无论如何,他值得我深深敬佩,其清澈明晰的智慧足以令我震撼!

2

正如专家们所说:汉字有四弊——笔画多、读音乱、字数多、检索难。

所以,周有光老先生才提出四定:

定形、

定音、

定数、

定序。

在我看来:

定数者,商务出的现代汉语字典,与古代汉语字典上的一万几千字足矣;

定形者,在框架不倒、字形优美的原则下,予以简化;

定音者,多音字分开,再多造几个;

定序者,不用谈,其他人可以做。

汉字是意音文字,繁难的形旁和声旁,应该同时加以改造。

研究过甲骨文和金文的网友都知道,最早的汉字是很科学的;隶变之后,汉字倒是好写了,也更容易辨识,但是它的科学性,也减弱了很多。

改造文字不能仅仅着眼于简化——美观同样重要。

汉字拉丁化是没有出路的,我早就尝试过,深知其弊。

随着时间的推移,拉丁化的各种文字都会面临窘境(如上引文所说)——未来人类会进行对比,有所抉择的。

关于汉字的具体理论很多;尤其是港台和海外华人,更有闯劲。鉴于网友们大部分都不是专家,这些东西我们干脆一带而过——下面我直接说明新汉字的样子。

改造汉字的关键在于创造——创造新的形旁声旁

(本人愚鲁,探索多年才得有此认识。)

即便如此,尚需穷尽八划以内的所有几何构造——足足有几百万“字”之多,以求尽善尽美。

3

我的原则是:既改造部首,也改造声旁

汉字手写好像不能上传,我只好暂时用语言来加以说明(以后还会尝试)。

部首:

譬如,鸟字旁,我用“朽”的右边一半代替,“丂”,则以后的鸟字就是两画,所有带“鸟”字旁的汉字,这一次就节省了三划。

虎字头,最上两笔横、竖加“厂”字足矣。

竹字头,可以用“XX”,或原来的草字头“艹”代替,从六划减为四划。

舟字旁用“木”字倒下,底朝东代替。

走字旁可以用“九”为左形旁。

当然,“九”代替不了“走”,“走”另造。

酉字旁可以用“十”加山的外框“凵”代替,或者说把“山”字中间的一竖“丨”延长,与一横“一”相交,四划而已。

足字旁已经另造,五划,可惜无法写出。

角字旁,“角”已另造——“人”下面加“又”,也是四划。原来的“角”字,当角(决)斗士的角。

言字旁一点一横“亠”,下面是“口”,可以去掉中间二划。

雨字旁可以用不带钩的“小”字代替。

金字旁可以省掉三、四两笔,或“人”加下面的“十”。

鱼字旁是用象形的一个鱼——不带钩的“小”,下面加“又”代替。

革字旁用丰——因为新的“革”字,是“厶”下面加“丰”。

骨字旁,骨用“殳”代替,“殳”字另造——以后“骨”字旁就是“殳”。

音字旁用“口”下面加“土”代替,会意也。

髟字旁可用“非”字去掉四划后的横竖竖横代替。

鹿字是上“十”下“厂”为部首。

黑字是“平”加下面“一”字,为黑。

鼠可用“卂”代替。

鼻可用“白”下面加“十”的新的“鼻”字,为部首。

4

汉字虽然号称形声文字,但它的实际表音率其实很低,学者的统计是百分之三十几,但在我的直观中,能够用声旁准确表音的汉字,恐怕也只在百分之二十左右。

恩格斯曾经说过:“路德不但扫清了教会这个奥吉亚斯的牛圈,而且也扫清了德国语言这个奥吉亚斯的牛圈,创造了现代德国散文……”

汉字,其实也是一个“奥吉亚斯牛圈”。

自从秦始皇书同文,大家都是别出心裁、胡乱创造,什么都往里扔,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手来清理它。

第一次汉字简化,也不过是意在“简化”,并没有整理汉字的意思。他们只知道拆,只知道用“又”代替一切,并不知道怎样重建系统。

不仅如此,追认很多民间的自发“创造”,事实上甚至更加添乱。

当然,由于古今汉字没有足够的音旁——至少需要上千个,那些人似乎也是束手无策、徒唤奈何。

为什么不多造一些声旁呢?

改造汉字的关键岂不就在这里?

通过许多年的努力,在下构建了许许多多可能的“声旁”,层层筛选之后,留下几百个,或一千个左右。再加上汉字原有的,即足以彻底改造整个汉字系统。

举个例子:

国家:

《说文》:“邑,国也。”邑就是国。金文中的“国”写成“或”字,以戈卫土也,晚周或秦汉以后,又在“或”的外面加了个“囗”。

据说,简化时郭沫若确定为“口”中加“玉”(国),但“口”中加“土”岂不更好?

“家”,屋下有“豕”,房子下面养着猪,难道是吊脚楼?多不卫生啊?

改为“工”——家庭是由劳动者支撑的,不是更好?

相应的帼、蝈、慖、掴、腘等字,就可以改造。

嫁、稼、镓、幏、糘等字也可以改造。

中华:

“中”字下面加一点,可以标示打中的“中”。华也是多音字,可以再造一字。我们可以用“厶”下面加“十”,来表示中华的“华”;原来的“华”,可以用做华山的“华”。

如此,电话的“话”就可以简化,所有的HUA音字:滑、滑等等几乎都可以简化。

“滑”加“骨”什么意思?

不如三点水,直接加“厶”加“十”。

“猾”也是这样,桦、骅、哗、铧都是这样。

数字:

“数”可以用“禾”倒过来——表示,仅仅五划。字不用改。

“属”因此也可以相应地变成“尸”加“数”——倒过来的禾。输、署、熟、蜀、淑、暑、赎等字,亦可就此改造。

譬如“蜀”——“句”字去掉“口”,加上倒过来的“禾”,即可。

地图:

“地”字可以用“不”倒过来,以植物的形象会意大地。“图”则可以把冬字去掉,换成X,纸上交叉为图,好不好用诸君一试便知。

第一:

“第”字,可以用一横加竖横竖钩再加一竖、一撇表示,非常类似“第”的最下面结构,只有四划。何必加竹字头也。

如此,几十个di音字,就可以顺利改造了。

“顺”字,也可以改成“川”加“土”——水在土上流,顺也,何必用“页”?

“套”字是“大”下加“厶”,五划而已。

汉字在原理上非常科学,但在现实中笔画过多,声旁标音混乱,并不能令人满意。

破解汉字困局唯一的出路,就是创造。

就拿“感谢”二字来说,“干”下面加“心”(上次简化就有),为“感”,“口”下面加“寸”为谢,岂不更好?——寸就是手,谢必用口、用手。

再比如“原理”二字,“原”可以改成“厂”下一点,加上“令”的最后两笔;“理”可以改成“王”(就是玉),下面两空中一点一撇——玉石有了裂纹。这就是“理”,“理”的本意就是“玉石内部的纹路”。

如此则“理”由11画变成了六画。

我们学习六书或者甲骨文、金文,就是为了学习古人的创造原则,雕虫刻篆、孤芳自赏有什么意思?

上面有个“赏”字,怎么改?

我们把“商”直接改成“伤”去掉单立人,不就完了吗?一撇一横一“力”,何等简洁。

如此,则“贝”加“伤”的右半部为“赏”。殇、裳、晌、墒、觞、熵、汤等等,都可以一并改造。

原则上,一个字越常用、越简洁。

“你”字,可以仅仅一笔,“/”就是你。

“是”可以仅仅两画,一横一竖,类似“T”即可。

有人说,你怎么把英文拽上来了?其实《仰韶刻符》中,就有这个符号,怎么会是英文呢?

《双墩刻符》,就有“Y”,《良渚陶符》,就有“X”。一切拉丁文符号,在《字海》等等文献中,几乎都能找到。

等等:

“等”,齐简也,——《说文》。现在的“等”哪有简册之义?一个字写十二笔除了浪费时间,毫无意义。

“厶”下加“寸”,即可为“等”。

这样一来,瞪、蹬、澄、凳、噔、镫、磴、嶝等字,都可以改造。

如果人们愿意,连“邓”字都可以改回来,当然,这已经是繁化了,或者可以称为合理化。

“厶”字:既然已经有了私字,把这么好的一个符号,闲置千年岂非浪费资源?我建议,把它当做“能”字。

毫字:倒“八”字一点一撇,加上“毛”字即可,这就是会意,仅仅六画。

拿:人下有手,即是“拿”,何必多写四划?

美:“羊”大为美,去掉“大”,“羊”减掉一横,“羊”小岂不可以更“美”?人是喜欢羊羔,还是喜欢老山羊?仅仅五划。

乘法:“乘”可以用“禾”中间加一画表示,也就是“耒”字不出头。

法,可以考虑用三点水加土——法如水土,不可须臾离也。

前面:前——保留前三笔,下面加“力”。没有力怎么向前?

面:“口”加中间的“H”即可,我们并没有引入拉丁字母,纯属巧合。

集群:“集”是鸟在木上,难道四根木头绑在一起不是集?也就是王字多加一横。仅仅五划,也完全讲的通。

群:“尹”的一竖不弯,加上两横即可,仅仅六划。

流动:“动”不必改,“流”可用“兀”第二笔后添一“丨”,仅仅四划,象形,水流也。

慢:可以改成“日”下加“又”,去掉“忄”和“罒”。——日影在手上流动,岂不是很慢?

至于“蛮”,“一”下加“虫”即可,何必用亦?

满:倒“八”加“丙”即可。

曼:“日”下加“一”再加“又”,以遂其延长、拉长之义。

利用形声字原理,所有MAN音字,就可以一并改造完毕。

汉字的改革,应该是一步到位。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把所有挑选出来的简单而美观的六、七划以内的几何构造,全部压缩到新汉字中。

这样以后的学者们,也就用不着再一次折腾了。

百年汉字改革之所以未能竟功,原因只有一个:未得其人!

“未得其人,所以未明其理”。

体制内的学者只会坐而论道、纸上谈兵,不屑动手,也不会动手;民间人士又暗于机理、胡编乱造,他们的那些所谓新汉字,我看连旧汉字都不如。

诸君不信的话,可以上网搜搜。

5

我最后再举几例。

整个:“个”当然不用改。

“整”,则可以用“大”下面加“工”——“大工”为整。十六划就可以简化成六划。

“郑”的左边,就可以改回来,改成“关”岂不是莫名其妙?

既然:“既”可以把左边去掉,“然”可以倒“八”,加“大”下加一点。“然”,烧也——《说文》,俗字作“燃”。新“然”,暗藏“一点火”。

新旧:“旧”不用改,“新”则一“丿”加“禾”即可,何必用十三划?

教育:“教”保留前四笔“耂”,下加一令的最后两笔即可,那两笔是人的意思,整个“教”用这个“老人”表示。把右边不合时宜的棍子去掉。

“教”的多音字可以再造一个:前四笔“耂”,加“又”即可——“教”别人,不得用手(又)吗?

“育”,下面可以换成“又”。

文章:“章”,“云”加“十”即可。这样,璋、彰、樟、獐等等,都可以改造。

掌:“冖”加“手”即可,仅仅六划,何必用十二划。

皁:已经有了“皂”,何必加一个“皁”?添乱而已。正如前述,我把它改成“鼻”。京剧中的白脸就叫“白”,白者面额也,额下最突出的用“十”表示,就是鼻。

“长”有两个音,可以用带钩不带钩区别,带钩的为“长”大的“长”,则“障”,即可用左耳加“长”(阝长)。

不带钩的为长江之“长”,木横为长嘛——“大风吹倒梧桐树,自有旁人论短长”;它又像一个坐标系,正好暗示长度。

这个“长”加一个外框,就是“匸”的外壳,即可变成“藏”,藏品的藏,既好认又好写。

买卖:“买”的第一笔,下面加“土”(乛土)即可,买房买地嘛。

买=買,会意字。小篆字形,从“网贝”,“网”是收进,“贝”是财货;合起来,表示把财货购进来。

现在的“买”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请杀手收购人头?

真是荒谬已极!

“卖”,则可以用倒“日”加“又”,倒日是器皿的器(以前就准备这样简化),“又”是手。手上拿着一个器皿表示出售,就是卖。

电脑:“脑”可以去掉“月”字旁,“脑”又不是肌肉,干嘛用“月”。

天鹅:“鹅”可以用“艹”加“朽”的右边“丂”(鸟)。鹅是家畜,草间之鸟为鹅。

编辑:“编”,用一撇“丿”,加最后五笔即可。最后五笔可以当“扁”,以绳次物曰编,一撇如绳。

辑:“车”加“既”的右半“旡”(车旡)或“几”(车几)。

每天:“每”前两笔,加“寸”即可。

善良:善——“王”上倒“八”字,或者说“羊”去掉下面一截即可。什么意思?“善之在人,如玉之有光”(王就是玉)。

“羊”去掉下面一截变成的“善”,也可以配上擅、膳、赡、缮、蟮、鳝、埏、禅、嬗、僐、剡、骟、鄯、潸等等——可以看到它们原来的声旁是八个,标音非常不确定,我却可以把它们归结为一。

显而易见,记住一个字,就可以记住一串字。

紊乱:紊,“文”下加“厶”即可(文厶)。因为“丝”可以改成“厶”下加一横。

帽子:帽,秃宝盖“冖”,加“毛”即可。

事业:“事”可以仅仅保留“E”反过来的部分,仅仅三划,“事”当然也就变成了仅仅五划。

以上不过随手举例而已,凡事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改造汉字,为统一的世界文明奠基,正是我辈的职责所在。

《千年王国》就写到这里吧。

综上所述(),未来几千年、几万年的轮廓,已经依稀可见。

(全文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