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历史的主要方式

研究人类历史,至少有以下两种方式:

第一种,现存史料与考古结合,大段描述加上分析推理。此种研究,网上多有。这是尊奉科学、崇尚唯物的近现代史学家们的标准工作流程。说穿了,也就是就事论事。

第二种,在第一种研究的基础上,跳出井底、跳出地球,以天上的视角,以宇宙的视角,凭高视下、俯瞰一切。

古代的历史著作,则大多介乎二者之间,比如像《世界征服者史》之类,既有现代人的务实描写,又有一些对于历史可能操纵者的揣测疑似之辞。但无论是谁,在有史以来的一切历史学家中,就我辈所见,好像尚未曾有一人,能够达到对于天命清晰透辟,可以完全明了的程度——将历史完全透明化。

当然,我们的要求恐怕是太高了些(这样严苛的要求我们自己也很难做到)。

在历史学界,宗教的大厦已经坍塌。

在占据主流、居于统治地位的现代历史学家们看来,宇宙的出现、人类的出现、文明的出现,都是偶然的:

我们寄身在一叶宇宙孤舟之上,逐波泛浪,随风飘荡。

一切的生死荣辱,一切的成败利钝,都只不过是物质运动的偶然结果(撞大运的结果)。

人不知从何而来,亦不知向谁边而去,更说不清楚,是由什么原因所造成的。

说到底,在这些人的心底里,人世间的一切,人生的一切,其实都是虚幻、都是泡影、都是水月镜花、都是毫无终极意义的。

所以,唯物吧,拜金吧,追逐感官享乐吧!这是我们人类在此短暂一生中,唯一该走的正路。

(当然为了名利,人家不会这么明说。)

正是“井底的蛤蟆碗大个天”,这种历史观,我们可以把它叫做“井底史观”或者“洞穴史观”。

从小学到博士后,我们中国人从绝大部分历史著作中能得到的,无非是这样一种灌输。

在另一个极端,则是神学家的宿命理论:

一切都是早已安排好了的,上帝在上,真主在上,佛祖在上,他们是操线人,而我们人类只是木偶。

在我看来:

真理在两者中间(真理常常选择站在中间)。

真正的人类历史,既不是盲目的各种力量的胡闯乱撞,也不是完全由神定死了的,是由无数个天人互动所交织构成的。

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我们既不能抹杀人,也不该抹杀天。

从诞生到毁灭,定好了的只是大框架,勾画出来的只是草图。作为具体的填充者、绘制者,人类还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比如,汤武革命的故事,在天国有许多版本。

因为观察者有许许多多,观察的角度也有许许多多,对比研究之下,会发现,其实还是很靠谱的,因为大体上都是殊途同归,大同小异。

资料很多,与我们的历史记载,常常龃龉难合,应该怎么取舍呢?

我们的原则,是“从大弃小”。

一般说来,宇宙中层次越高的地方,对人类的观察越细致,判断越准确(但空间距离的远近有时也值得考虑。)

只要我们的摘录基本上还是可信的(虽然支撑它的主要是传统史料),我们就应该坚持以人为主,而自居于拾遗补缺的地位。

我只想告诉那些无神论者,做人要有底线,否则会受报应的。

——对于有信仰的人,无论你信的是哪宗哪派,我只有赞美!

在下的出发点,也非常简单:

就是想告诉有缘人,冥冥之中真的有高级生命(神灵)在监察人类,整个历史时期中都是这样。

人家都在准备筛选我们了,再不回心向善,岂不危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