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缘是偶然,还是上天的安排?

我们常听到:“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说的是,人与人之间千丝万缕、真实存在的缘分。

因为缘分摸不着看不到,许多年轻男女总是半信半疑。

对现代男女来说,尽管已不再需要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但心中总有种不确定感。

“缘分有多远、有多久?上天安排的那位有缘之人真的会出现吗?”

其实,这种担忧是没有必要的。每个人的因缘,实际上也早有安排。

作者:沈容

“缘”的左边是“糸”字边,代表着牵引两端的“丝线”,在中国古代便有个管姻缘的“月下老人”,会将每对夫妻的脚踝用红丝线系上,成就一段段美好的姻缘。

月下老人红线牵

唐朝有一位名叫韦固的人,自小失去了双亲,一直想早点结婚却不能如愿。贞观二年,他到清河游玩,借宿在宋城南面的旅店。隔天凌晨,天还未亮,他便在一座庙门前看见一个老头坐在台阶上,正借着月光看书呢!

韦固凑上前去,却看不懂书上的字,他问老人:“老先生您读的是什么书啊?怎么这书上的字从没见过呢?”

老人笑说:“这不是人间的书,你怎么会见过。”

韦固又问:“这是哪里的书?”

老人说:“幽冥之书。”

韦固一惊:“幽冥之人怎么到了这里?”

老人说:“是你来得太早,凡是阴间的官员都管阳间的事,管理人间的事怎么能不在人间行走呢?”

韦固升起些许好奇:“问那您管什么事儿啊?”

老人说:“天下人的婚姻大事。”老人的话让韦固大喜:“我从小失去父母,一直想早点娶妻生子,可十几年来,多方求亲都不成。”老人不假思索地回话:“你的媳妇才刚刚三岁,等到她十七岁才能进你家的门。”

老人拿起口袋里的红线说:“红绳是用来系住夫妻两人,等到他们定下了,我就偷偷把红绳系在他们脚上。不管这两家是世代仇敌,还是贫富悬殊,或者相隔千山万水,只要红绳一系,再也逃不掉了。”

韦固再问:“那我的媳妇是谁?家在哪里?”

老人说:“是旅店北面卖菜家的女孩。老太太经常抱着她卖菜,一会儿你跟我走,我指给你看。”韦固跟着老人来到菜市场,看见瞎了一只眼的老太婆,抱着一个三岁女孩,看起来十分肮脏丑陋。老人指著女孩对韦固说:“那就是你的妻子。”

韦固看后十分生气,回家磨了一把刀交给仆人说:“你为我杀了那个女孩,我赐你一万块钱。”仆人答应后,将刀藏到袖子里来到菜市场,趁着人多混乱的时候,刺了那女孩一刀,便拔腿就跑。回来后,仆人向韦固说:“我本想刺她的心脏,可是没刺准,刺到了眉间。”

此后韦固仍多次求婚,也无法成功。

十四年后的夫妻缘

十四年后,韦固到相州参军刺史王泰手下任职,王泰看他做事尽职能干,便将女儿许配给他。这位新媳妇只有十七岁,容貌秀丽端庄,但他发现妻子眉间总是贴著一个小纸花,即使沐浴也不拿下。在他追问之后,妻子潸然泪下地讲述过往记忆。

妻子说:“我是郡守大人的侄女,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我的父亲生前是宋城县令,死在任职上,母亲和哥哥也相继死了。当时我还在襁褓之中,家里剩下的唯一宅院在宋城南,与乳母陈氏一同居住,每天靠卖菜度日。三岁的时候,乳母抱着我在菜市场里,被一个狂徒用刀刺中眉心,留下了伤疤,所以用纸花盖上。七八年以后,叔叔来到卢龙任职,我便跟着叔叔,以他女儿的名义嫁给了你。”

韦固问:“陈氏是不是瞎了一只眼?”

妻子说:“对呀,你怎么知道的?”

韦固说:“刺你的人是我派去的,这还真是一件奇事!”

他赶紧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禀告妻子。夫妻从此更加敬天惜缘、相敬如宾,后来来生了个男孩叫韦鲲,作了雁门太守。

从此,人们便把替男女双方牵线搭桥的人称为“月下老人”了。

有缘,不论相隔千山万水仍会相遇;无缘,即便擦肩而过也成陌生人,这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的来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