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社会的两次“轴心时代”

文/崔治平

1

我们可以把中国的农业社会一分为三:

第一阶段:氏族部落时代

从一万多年前开始,到炎黄的部落联盟。

那时中华大地上人烟稀少,各个氏族部落互不统属,小国寡民,少有接触,不大往来。部族内部血缘姻缘交织,非常民主,土地公有,平均分配,酋长基本上由巫师充任。

第二阶段:封建时代

我们给它下的准确定义,就是政治上的分权时代(在某一个天然统一的地理单元内),包括所谓黄帝王朝和夏商周。此时人口开始稠密,天下有了共主,但层层分权。

这是介于民主和专制之间的社会——即有民主,又有专制。王权要受贵族(譬如辅政大臣)的很大制约,有时也会受到下层民众的强力制约。

土地这时名义上是国有或王有,层层分封,不许买卖(田里不鬻),村社使用,计口授田,盛行劳役地租。

若推而广之,面向整个世界,封建时代的社会,在政治上,既有民主制,又有寡头制,也有独裁制。

在生产方式上,在物质资料的获取上,既有以平民为主的,也有以农奴为主的,极少数的军国主义国家则以奴隶为主。

第三阶段:郡县时代,从秦始皇到清末(中央集权时代或帝国时代)。

经济上,土地基本私有。政治上,官吏委派,一捅到底。前期承先代余韵,还能注意均田,后期则比较自由放任。

其实全世界的农业社会,都可以这样划分。

2

如果人类在一千年后毁灭,进行总决算,回头检讨历史,那么,人们会发现:在五万年左右的本次人类存续期中,人类曾两次进入“轴心时代”。

第一次,就是雅斯贝尔斯所说,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的那次。再加上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所提出的基督教时段。

那么,这次“轴心时代”就是以古希腊三哲,释迦牟尼、大雄,孔子、老子为中心,再加上耶稣和圣保罗等人。

如果我们把雅氏所说的这一开端,再向后拉个一二百年,统计这一个轴心期,也就延续了七八百年。

第二次轴心时代,则开始于公元1500年左右的大航海。

人类第一次开始有了真正明确的全球意识,嗣后是广漠的宇宙意识,然后是清醒的个体意识,睿智的政治意识,透彻的经济意识,谨严的法律意识,精密的科学意识。

今后不久,真实的人类历史,真实的精神宇宙的图景,同样也会呈现在人类面前。

这个我们身处其中而难以察觉的轴心时代,大约会在二、三百年后结束——这一时代同样耗时约七八百年。

届时,世界在政治、经济、法律乃至文化上,已经完全统一。

生物学上有“寒武纪大爆发”这一术语,比较一下,人们会看到:

这两个“轴心时代”都产生于封建时代末期,都出自“封建末期大爆发”。

3

比较农业社会这三种制度:

部族时代,太过分散,效率不高,固不足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中央集权,同样也会导致效率缺失,造成社会的平庸化,酱缸化。

唯有分权的封建制度,唯有封建中期、末期的剧烈竞争,可以极大地提高人类的组织能力、创造能力,使生产飞速发展,使文化高度繁荣。

那是一个指数暴涨的时代!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整个社会思想解放,活力四射。

从我国来说:

学界公认:周秦之际,中国学术全盛,其成就垂两千余载,历二十几朝,直到今天,无法企及。

严复说:“民智之开,莫盛于春秋战国之际。”

梁启超说:那个时代“前空往劫,后绝来尘。”

至美之文章,至精之政论,至深之哲理并皆出于彼时。

我们今天为了提高国家知名度,打造软实力,别无选择,只好打着先哲的招牌,到处去开办所谓“孔子学院”。

你别说,把孔子、老子、孙子拿出去,还真是好使,人家真认。

如果你去开办什么“郭沫若学院”,或者“余秋雨学院”,估计一定是没人屌你,用不了几天,就得关门大吉。

4

不幸的是,这样的辉煌,我们的中华民族只经历了一次;大鼻子的欧洲人,却是两次得到桂冠。

无怪乎“欧洲中心论”,甚嚣尘上,流毒甚广!

正如保罗·肯尼迪所说:公元1500年前后,世界几大文明中心的发展水平大体相当。但为什么住在欧亚大陆西部分散的,和比较落后的人民中,会发生经济发展和技术革新的不可阻止的过程,并不断使之成为世界事务中的商业和军事领袖?

这是一个几百年来使学者,和其他观察家受到考验的问题。

是欧洲的人口最多吗?(欧洲5000万至5500万,而中国是1亿到1.3亿)

是欧洲的土地最肥沃吗?(请比较印度和中国)

是欧洲的人种最优秀吗?(以前的竞争结果是半斤对八两)

是欧洲的文化最先进吗?

是欧洲的技术最发达吗?(“和亚洲的伟大文明相比,在文化、数学、工程、航海和其他技术方面,也不能说欧洲占有显著优势。”)

答案,无疑都是否定的。

当然,通过上面几段的分析,我们已经知道:秘密,就潜藏在它的制度中!

欧洲崛起的真正秘密,就在于“分权”二字,而封建社会正是它最好的制度体现。

“从来就没有一个统一的欧洲,从来没有一个大家都承认的世俗或宗教领袖;与之相反,欧洲是个大杂烩,里面有许多小王国、小公国、贵族部落和城邦。”

这是一种标准的封建体制,表面上萧条破败,四分五裂,密云不雨,沉寂千年。孰不知,其内部却蕴藏着巨大的制度能量,一旦等到中期、末期,链式反应,大爆发来临,欧洲的奇迹就会出现。

再加上,从东方传入的造纸、火药和指南针等关键技术,如风助火、如虎添翼,令人不可思议的,蕞尔的欧洲小邦,凌驾并统治整个世界的情形,就会变得不可避免。

也正如马克思所说,“制度是第一生产力”。

因为“封建时代”,必须从很原始的状态开始,你若想第二次戴上桂冠,必须被打回原形,是以欧洲人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就是所谓黑暗的中世纪一千年。

这与全世界在公元前三四千年,自然而然地进入封建的分权体制,区别很大。

本来欧洲人在罗马帝国时期,已经进入了中央集权的郡县时代,已经进入高度文明。为了日后再一次引领世界,整个欧洲,除了属于拜占庭的一隅,基本上已经被蛮族打成了白地。

仗打完了,人也几乎杀光了,当然要坐下来再造文明,但这时的欧洲人,已经近乎是白手起家……

每一个现代中国人啊,你应该扪心自问,你愿不愿意为了第二次戴上桂冠,就把我们民族历史上的整整一个千年抹去?

你愿意付出那样巨大的牺牲吗?

上天只让你跌入谷底一二百年,马上就让你跃上世界历史的至上巅峰。

这是在挤兑你,还是在照顾你?

5

事实上,“第二轴心时代”并不是欧洲人的专属。

最高文明的火炬,首先在欧洲各民族间传来传去,而后传入美洲,最后则即将传入中国——这一点,上天早已注定。

我们很快会迎来二三百年的壮丽时光!

《左传》曰:

“天将兴之,谁能废之,违天必有大咎!”

数百年后的中国人,回头再看历史,我想,他决不会认为上天偏心!

(唉,上天格外爱我,永远都不算偏心!)

说句老实话,每一次人类文明诞生,世界的龙头部分受到的照顾,大概都是最多的。

这一次,虽然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恐怕也很难例外。

只是,我们中国人,从来都不愿意去与非洲、澳洲、南美洲等等边缘地区进行比较,要比就比欧洲,或者美国,总而言之必须是最强的。而且是迄今为止,今天的后面还有什么,也不愿意劳神去想。

这一回,中华民族在清末民国一百多年间,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总该能够弄清楚了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