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高危职业——奴才

1

金庸的笔下经常出现以命相搏的场面。

如全真教的同归剑法,本是对付欧阳锋的,危急时刻丘处机却用来与江南七怪玩命。瑛姑攻击裘千仞时,形同母兽、势如疯虎,是为了给夭折的孩子报仇。梅文馨的泼妇拳法,撩阴挑腹、剜目咬喉,是发泄心中的怨毒、专门报复丁不四这负心汉的。

但是禇万里对段延庆的一场拼命,即不存在生死急迫,也没有深仇大恨,用的却是以卵击石自杀式进攻。

禇万里战死后,阿紫的评价是:

【“这人武功很差,如此白白送了性命,那不是个大傻瓜么?”】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大理段氏总有渔樵耕读四大家臣护卫。在朝中,四人是理政能臣;主公出巡时,四人是负责安保的特警。

在射雕里,四人是段智兴的弟子。负责调解皇爷与爱妃的感情纠葛、化释陈年旧怨,男女两头都是主子,谁也得罪不起。

在天龙中,四位与段正淳名为君臣,情同兄弟。职责是保护储君在小镜湖与旧情人重温鸳梦时不受打扰,所谓领导偷情俺站岗,跟谁睡觉俺不讲。

禇万里刚钓起一尾青鱼,被阿紫用石子打断了鱼丝。跟着鱼杆被抢走后,拗了几次,没能拗断,干脆扔进湖心。他出手教训阿紫时,又被这个小姑娘用特制的渔网缠成了一只大粽子,动弹不得。

受到这样的凌辱,无论如何也要找回个场子,但他被从网中解救出来后,才知道,阿紫是他主子的私生女儿。

段正淳想惩罚她一下,却被旧情人回护。要阿紫向他道个歉都被拒绝,还神色轻蔑地:

【“人家叫你‘主公’,那么我便是他的小主人。杀死一两个奴仆,又有什么了不起?”】

接连数次受欺,总要讨个公道,那个时代,人人懂得士可杀不可辱的道理。

但是主奴有别,主子没有名份的私生女也是小主人,奴才是没有资格向主人讨要人格的。

可怜堂堂大理重臣、武林成名人物,面对任性小主人的蛮横只能忍气吞声。而这番奇耻大辱,根本没有洗雪的途径。

生命的尊严只能用一死换取,临终前他向主子表白心中的愤懑:

【“主公,褚万里宁死不辱,一生对得住大理段家。”】

禇万里死因就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太傻太天真。主子是天,奴才是地,在人格上是不能平等的。

主子称你一句兄弟,是伟大的谦逊,千万不能当真。你一认真起来就会钻进了牛角尖,较起真来,只能死路一条。

禇万里之死,好歹还得到了忠仆的名分。更多的奴才,是直接死于主子之手,头上扣个谋逆的罪名,永世不得翻身。

相比后面几位,禇万里是最为幸运的一个。

2

韦小宝常与人结拜兄弟,如索额图、康亲王、葛尔丹、桑结喇嘛、胡逸之,或是出于功利,或是为了保命,都是心机深沉的逢场作戏。只有与杨溢之的结拜,是出于真心钦佩和敬重。

杨溢之武功高强,心地光明磊落,为人处事大方得体,是武侠世界里少有的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稀缺人才。

他惟一的污点,就是他的身份是吴三桂手下的武将。但他忠于吴三桂,是有渊缘的:

【“……小人自己倒不想升官发财。王爷于先父有大恩,曾救了小人全家性命。先父临死之时曾有遗命,吩咐小人誓死保护王爷周全。”】

从大义的角度来讲,他是为汉奸当走狗。但从忠孝的观点来诠释,他是知恩图报,孝义双全。

杨溢之与神照上人比武,对已、对敌的实力把握精准而有效,既给足了对方面子,又维护了平西王府的尊严,完全具备仁厚大侠的风骨。

在对付沐王府和杀龟大会上,他表现出了机智和沉着。与韦小宝配合作戏时,又不乏灵活和变通。

从小接受对吴三桂仇恨教育的韦小宝来讲,能对汉奸的总兵青眼有加,甚至和他真情实义地义结金兰,只能讲,杨溢之不只能力上超凡出众,人格上也有不可抗拒的魅力。

他与韦小宝结为兄弟,也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

【“杨溢之大喜,一来平西王正有求于他,今后许多大事,都要仗他在皇上面前维持;二来这小公公为人慷慨豪爽,很够朋友……”】

私人行为也不忘考虑到平西王府的利益,而且先公后已。好比ML时,念念不忘为祖国建设繁殖后备力量一样。杨溢之无愧于尽忠职守的仆役典范。

正是因为他能力过于出众,为主子考虑得过于周全,才引发了吴三桂的猜忌,落得一个最为悲惨的下场:

【……双手被齐腕斩去,双脚刘膝斩去,……舌头也被割去了,眼睛也挖出了……】

人彘的形象自汉代吕雉以来,第二次出现人间。金庸小说人物下场惨烈之最者,无过于杨溢之。

引发吴三桂父子猜忌的,就是他与韦小宝相交,又拜了把子。罪名是背叛旧主,贪图富贵,投靠朝廷。

吴三桂父子见了也要参拜的韦爵爷,手下一个奴才居然与他称兄道弟,这不是公然僭越是什么?

你攀上了朝廷重臣的高枝,眼里还会有平西王府吗?你规劝我不要与罗刹国、蒙古、西藏分裂分子过往太密,这不是以奴欺主吗?你有这么大的能力,我一个王爷怎么能约束得了你?

对这样满口忠心、却目无主子的奴才,只能严加惩处,以儆效尤了。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疑犯。对主子来说,只要有犯上的迹象闪现,就要果断地连根拨除。

只要在主子的心里埋下一丝一忽的疑心,日久天长,总会生根发芽,长成坐实罪名的铁证。

3

在碧血剑中,制将军李岩对李自成夺取天下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原本流窜劫掠的一伙土匪,在他的倡议下,均田免赋,善待百姓,整顿军纪,严禁滥杀奸淫,登时军势大振。

但是闯军攻破北京城后,烧杀抢劫,让北京城变成人间地狱。

负责义军形象宣传的李岩,面对受到欺骗、欲哭无泪的老百姓,百口莫辩悔恨交加。

【只听那老妇哭叫:“李公子,你这大骗子,你说甚么‘早早开门拜闯王,管教大小都欢悦’,我们一家开门拜闯王,闯王手下的土匪贼强盗,却来强奸我媳妇,杀了我儿子孙儿!我一家大小都在这里,李公子,你来瞧瞧,是不是大小都欢悦啊!我拜了六十年菩萨。观音菩萨,你保佑我老太婆好得很啊!观音菩萨,你不肯保佑人,你跟闯王的土匪贼强盗是一伙!”】

李岩的部下严肃军纪,引起友军的嫉忌,被指控为自鸣清高、收罗人心、胸怀大志。

接下来李自成听人谗言,认定“十八孩儿主神器”,是他为当皇帝编出来的谶语。下旨捉拿正法。

李岩为证清白,与老婆双双自杀。自杀前劝告部下不得反抗:

【“……万岁爷待我不薄,‘造反’二字,万万不可提起。”……】

当奴才的,不能有超越主子的远见卓识。当友军在杀人放火时,你军纪严明,就是有异志,只有除掉你,主人才能安心。

李岩只怕死后也洗不掉大逆不道、自立为帝的罪名。闯王日后就是穷途末路了,也不会为一个奴才平反昭雪的。

4

包不同是慕容氏的家臣,虽然慕容家族失去皇位已经几百年了,但他辅佐少主成就大业的雄心从未消沉过。

包不同脾气倔强,怒怼一切,少林寺、灵鹫宫、丐帮、36洞72岛,门派无论大小被他得罪了个遍。但这个性格对外不对内,在主子面前,从来没讲过一句“非也非也”。

但是慕容复突然要改旗易帜,不再打光复大燕的旗号,要拜段延庆为父,改姓易名效忠于大理段氏。

这突如其来的倒车,突破了他的心理防线。威风了几百年的南慕容,居然屈从于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大恶人,这让他的耿直形象何以面对无数粉丝?

除了直言进谏,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供选择了。当他正对着自己从小扶持长大的公子爷慷慨呈辞时:

【突然间波的一声响,他背心正中已重重的中了一掌,只听得慕容复冷冷的道:“我卖友求荣,是为不义。”他这一掌使足阴柔内劲,打在包不同灵台、至阳两处大穴之上,正是致命的掌力。包不同……哇的一口鲜血喷出,倒地而死。】

有旁观者描述了一个他最后的遗容:

【……两行清泪,从颊边流将下来,……临死之时,伤心已达到极点。仿佛在质疑主子:为甚么下毒手杀我?】

主人都有自己的计划,奴才们理解时,固然要执行,不理解时,也要执行。包不同这个家奴死就死在太拿自己当根葱了。

叫你一声包三哥,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就以为与慕容氏合为一体了?谁给你质疑主子的权力了?

若干年后,大清国的兵部尚书明珠在朝堂之上,为主奴关系做出一个精确的定位:

【皇上思虑周详,算无遗策,满朝奴才们所想到的事情,早已一一都在皇上的料中。奴才们想到的计策,再高也高不过皇上的指点。奴才只须听皇上的吩咐办事,皇上怎么说,奴才们就死心塌地、勇往直前地去办,最后定然大吉大利,万事如意。】

包不同的际遇,值得后世奴才引以为鉴。

5

东方不败与童百熊的友谊是经历了岁月无数次考验的。黑木崖后宫里,东方教主在强敌压阵之际,对两人的深厚友谊作了一番动情的回顾:

俺自幼家境贫寒,直到11岁那年结识了童大哥,命运才发生了转机。

若干年来多亏大哥的全力救济,才让这个灾难不断的家庭得以维系。

俺父母去世后无以为葬,丧事也是童大哥一手料理。

那一年俺被潞东七虎偷袭,身受重伤,命在顷刻,没有童大哥的舍命相救,东方氏就要断绝烟火。

俺接掌日月神教大位时,很多人不服,尤其是朱雀堂心中不服,多亏童大哥一刀将罗长老杀了,从此再没第二人敢有半句异言。

围观群众听得潸然泪下,这哪是断交决战前的顾恋,分明是颁章授勋时的感言。

但是,东方教主话锋一转:

【童大哥,咱们一向是过命的交情,不过你不应该得罪我的莲弟啊。】

【莲弟既要杀你,一定是你不好。那你为甚么不让他杀了?】

童长老死不瞑目,他搞不明白,爬上教主宝座后的东方不败,已经不能再以兄弟相称了。

君临天下的东方教主有着更高的精神追求,能给他带来精神和肉体愉悦的杨莲亭就是他生命的全部。俗世间的友谊在此之前根本不堪一击。

主子再小的事,也是天大的事。奴才最看重的大事,在主子眼里也是可有可无的。

童长老居功自傲,开罪教主的爱宠,就是自寻死路。

6

陈近南是台湾郑成功的旧部,负责在大陆发展地下组织天地会。经过他的努力,天地会势力蓬勃壮大,超过沐王府、王屋派,甚至老牌反对党丐帮都遵其号令。

但是郑成功的二公子郑克爽驾临大陆考察后,却对陈近南大为不满。一个原因就是全国锄奸盟分盟主的选举问题上,天地会的风头盖过了他。

【“你天地会得了三省盟主,我却只有福建一省。跟你天地会相比,我郑家算是老几?我只不过是小小福建省的盟主,你却是‘锄奸盟’总军师,你这可不是爬到我头上去了啦?你心里还有父王没有?”】

【“你天地会只知有陈近南,哪里还知道台湾郑家?就算天地会当真成了大事,驱逐了鞑子,这天下之主也是你陈近南,不是我们姓郑的。”】

陈近南的结局是被二公子一剑刺死。临咽气还叮嘱韦小宝不可向主子寻仇:

【我是郑王爷的部属。国姓爷待我恩重如山,咱们无论如何,不能杀害国姓爷的骨肉……宁可他无情,不能我无义,小宝,我就要死了,你不可败坏我的忠义之名。】

奴才办事太卖力也不是好兆头,实力太强了就是功高震主,会引起主人寝食难安。

7

神龙教遭到毁灭性的炮轰,教众风流云散,只剩下教主和几个骨干能幸存回岛。这时五龙使们拒绝服用受教主控制的百涎丸,又强谏教主重用旧老部下,远离意志不坚的少年教徒。

洪教主遭遇了建教以来最大的一次信任危机和集体逼宫后,目光转向对他最为忠诚的黑龙使张淡月,要听他是什么态度。

张淡月是教主最信赖的人,数月前,黑龙旗没有按时完成找到《四十二章经》的任务,黑龙使曾被逼用毒蛇自尽。在临刑前,发出了怨言:

【“教主宝训,时刻在心,建功克敌,无事不成,……嘿嘿,有一事不成,便是属下并不忠心耿耿。”】

虽然教徒们每天念诵:【个个生为教主生,人人死为教主死,】。可是奴才跟狗一样,杖毙前还是不可避免发出哀鸣的。

那一次,幸好青龙使向教主发难,五龙使与教主达成互谅,张淡月才逃过一命。这次教主让他表态,他只能战战兢兢地表示与同僚一致。

接下来,洪教主被韦小宝戴了绿帽的隐私被下属得知,只能杀尽五龙使众人灭口。

五龙使集体反抗,当他一掌打死张淡月后,大声喊出:

【张淡月这老家伙给我打死了。他一生一世都跟在我身边,临到老来,居然还要反我,真是胡涂透顶。】

在洪教主的逻辑里,张淡月知道了他的丑闻,就应当被他打死,如果反抗就是造反,就是大逆不道。

7

武侠世界里,有清标傲骨的侠士,但更多的是人尽可夫的奴才。对待默默无闻的小奴才们,主子更是无所顾忌、漫不经心。

药王门的石万嗔要试验三大巨毒的物理属性,用弟子的身体做试验,慕容景岳不敢不从。

赵敏手下的阿二阿三被张无忌打成骨残后,就会被敷上毒药,当作诱饵,等待敌人上勾。

丁春秋对阵游坦之,更是各把门人当人肉炸弹互相攻击。

弃暗投明的风际中,面对建宁公主的屠刀只能躲闪。但这远远达不到主人的要求,公主的要求是:

【你这臭王八蛋奴才,站着不许动!我要砍你的脑袋,怎么你这臭头转来转去,老是教我砍不中?】

就连不拘小节的主角令狐冲,看透岳不群的本来面目后,还是不敢反抗,甘心受死:

【……令狐冲受你夫妇养育的大恩,你要杀我,便请动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