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有神仙,什么样的人能遇上?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天人感应的文化,也是修养身心、修行的文化,这是中华文化最核心的精华。

今天,我们就来看两则传奇故事。

1

肯卖力的憨直人,遇到神仙

唐代贞元初年,广陵有个人名叫冯俊,平日以当雇工为生。因为他力气大,为人又憨直肯卖力,所以总有人雇用。

有一次,冯俊遇见一位道士,在市上买药,买得药后都放入一只口袋里,重有百余斤,想要雇用一个能独自背运的脚力,愿意者加倍付给工钱。冯俊就恳请干这个活,当下说好要把货物运到六合地方,酬金大约一千文,到达六合之后,再领取脚钱。

冯俊先回到家里,向妻子说明此事,然后就随道士一起上了路。道士说:“跟着我走,不必直接去六合。现在我想从水路去那里,找到船后,可随我乘船走,也不少给你工钱。”

于是,冯俊便跟随着道士,上了一条小船。出江口数里,道士对冯俊和船家说:“现在无风,逆流而上无法到六合,待我施展个小法术。”便命二人都趴在船舱里,道士一人,独在船头,牵引风帆,掌握船桨。

冯俊二人在船内,只耳闻风浪之声大作,那船便如在空中飞行一般,冯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约莫两顿饭的功夫,道士命二人,打开船舱出来,已经来到一个地方。

只见此处湖面深远,前面山岭重叠。过了半天,才看明白,这里就是庐山下的星子湾!

道士上了岸,叫冯俊背上那一口袋药,当即付给船家船钱走人。

船家对道士十分敬畏,不敢接受。道士便对他说:“我知道你是浔阳人,我正想马上到这里来,正好借助你的船,何必推让呢?”那船家确实是浔阳人,于是他再三拜谢,才收下船钱而去。

道士领着冯俊,背上药,在乱石间,走了大约五六里。快到山下时,看见一块巨石,方圆有好几丈。道士便用一块小石头,在那巨石上敲了十几下,巨石忽然分成两半,从里面走出一个小童,高兴地说:“尊师回来啦!”

道士就领着冯俊,进入石洞中。

起初,洞内的通道十分陡峭。下去十多丈后,道路渐渐宽阔平坦了。又往里走了几十步,只见洞中一片光明,在一座大石堂里,有几十位道士,正在下棋玩耍。见到这位道士进来,都问:“怎么回来晚了?”就让冯俊把药放下,命左右将他打发走。

这时,与冯俊同来的那位道士,命令左右说:“背药的人甚是饥饿,快给他些饭食。”

于是,左右的人,就用小瓷盆盛上胡麻饭,给冯俊吃,还给了他一碗浆。那浆甘甜滑腻如乳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吃过饭后,道士便送冯俊走出山洞,并对他说:“劳你远道而来,这少许的酬金,就送给你吧!”

说罢,交给冯俊一千文钱,让他系在腰下。并告诉他,回到家里再解下来看,自然不同于一般。又问冯俊家有几口人,冯俊回答说:“妻子儿女共五口。”

那道士便送给他丹药百余粒,说:“每食一粒,可以百日不吃饭。”冯俊告诉说:“这一回去,路途遥远,该走哪条路呢?”道士说:“我给你想办法。”

于是就领冯俊在乱石间行走,发现一块石头横在地上,状如卧虎,便命冯俊骑在卧虎石上边。道士用一物,蒙住石头的前端,让冯俊抓住那物件的另一头,就像握住马缰绳。道士又嘱咐冯俊闭上眼,等到双足着地再睁开。冯俊按照道士的要求骑在卧虎石上,道士便用鞭子驱赶石头。突然,冯俊就觉得这块石头腾空飞行起来。离开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过了做一顿饭的功夫,冯俊觉得脚踏在了地上,睁眼一看,已在广陵城门口了。

这时,各户人家才天黑开始点灯。

等到冯俊回到家中,他的妻子儿女,都对他回来这么快,感到惊讶。冯俊再解下腰中的钱一看,竟然都是金币。

从此以后,冯俊不再给人当佣工,广置田园,成了富人。

有钱遭人妒,邻里的人,都怀疑冯俊当了盗贼。别的地方有盗贼发了案,邻居们觉得冯俊可能也是同伙,便将他捆绑起来,送到官府。

当时的节度使杜亚,特别重视炼丹之术,喜好听奇闻逸事。

听了冯俊所言,就命他去取金丹。可是丹药一到杜亚手中,就像掉在地上一样消失了。

杜亚大惊,感到神异,不敢乱来。又听冯俊所乘的石头,还在城外,也有人证明这是冯俊骑过的卧虎石。

于是,刺史就把他放了。

从此以后,杜亚专心于道术,最喜好炼丹。冯俊后来寿终,子孙们都极为富有。

(出自《原仙记》)

2

李公做官,张公成仙

唐代开元年间,有张、李二公,他们二人志向相同,结为好友,一起在泰山学习道术。

时间一长,李因为是皇亲,想去做官,于是,便告别张,准备回去,并向张表示惭愧。张公说:“人各有志,做官是佐君治国,何必感到羞愧呢?”

天宝末年,李公官至大理丞,适值安禄山叛乱,便携带家眷,出离武关,回到襄阳居住。不久又奉朝廷之命,出使扬州,途中遇见了张。

张的衣服,又脏又破,还装出穷途潦倒的样子。李颇有怜悯之意,便请张跟他回家去,同住在一起,互相有个照顾。

张看出来李虽然做官,尚怀惜友、怜悯之意。就说:“我家主人,颇有谋生之计。”便邀李与他同去走访。来到一处府邸,只见这里殿堂宏伟、侍从成群,衣着极其华丽。再看张,俨然是个尊贵之人。

李公感到非常惊讶,便问张公:“这是怎么回事?”

张公只是微笑,却缄口不语。

接着,就摆下山珍海味,宴请李公。吃完,张公命五位歌伎,各持乐器奏曲娱乐。其中有个弹筝的,容貌酷似李公之妻,故而李公紧紧地盯住她细看。

饭酒之际,李公又多次凝眸斜视那女子,张公便问其缘故,李公指着那个弹筝的女子说:“此人颇像我的妻子,怎能不盯着看呢!”张公笑道:“天下确有相貌相似之人。”宴席将散之时,张公唤那弹筝的女子到近前,将一沙果系在她的裙带上,然后才打发她回去。又问李公:“你还需要多少钱,才能遂心如意、养家餬口呢?”李公说:“恐怕还得三十万钱,才能办理好全家的事。”

张公就取出一顶旧帽子,告诉李公说:“你可以拿着这顶帽子,到药铺,对王老说,张三(张公的小名)让我拿着这顶帽子,来取三十万钱。他一定会给你。”说完二人分手,各自离去。

第二天,李公又来到那处府邸,但见门前荒芜,房舍残破,门锁久已无人打开,宅院里面,再也无人迹。李公便向周围的邻居,打听张三,邻人说:“这是刘道玄的宅邸,已经有十多年没人居住了。”

李公听后惊叹不已,又拿着那顶帽子,到老王家去取钱。王老便把帽子交给家里人,仔细察看是否是张三的帽子?王老的女儿说:“从前,我在帽子上所缀的绿线还在。”李公又向王老打听张公到底是什么人?王老说:“他是五十年前,送来茯苓的主顾,价值现钱二千万贯钱,存放在药铺里。”

李公领了三十万钱而回,再到处寻找张公,但始终未能见到。

不久,李公回到襄阳,索取其妻的裙带来看,果然在上面系着一个沙果。李公便追问妻子那沙果的来历,妻子说:“昨晚梦见五六个人追赶我,说是张仙叫我去弹筝,临别时便将这个沙果,系在我的裙带之上。”

李公这才明白:张公已经得道成仙了。

失之交臂,悔之晚矣…

(出自《广异记》)

诸如此类的记录,实际上,史书中多如牛毛、不胜枚举。

如今的我们这些现代人,享受着高科技,却忘记了“我们从何处来、将要到何处去”,失去了天人感应的文化传承,那恐怕只会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