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儒学的归宿

鸦片战争以来的中西大碰撞,激起了关于儒家命运的种种争论。若从开砸孔庙的太平天国算起,争论已持续达一百六十年之久。

理久辩则明,现在,该是让埃尘落定,让所有中外学者们达成共识的时候了。

作者:崔治平

站在大历史的角度上看,人类历史有两个思想的轴心时代:

一、两千多年前,封建时代末期的思想大爆发:亚洲与欧洲的宗教与哲学全面开花结果,其下限可以包括基督教的诞生。

二、我们的时代——在地球上,在世界统一之前,建立世界统一的意识形态。

1、建立天道的空间框架,把一切宗教纳入其中;

2、建立新历史学的时间框架,把一切时代标识出来。

我们必须建立一种兼顾天人的思想体系,“极高明”,然后可以“道中庸”。

——相形之下,近代欧美思想家们,但知“人道”而已矣!

传统儒学可以三分:

一、天道观;

二、伦理学;

三、政治哲学。

我们应该继承的是前两个部分,政治哲学则已不合时宜矣!

天道观

试以《四书》为例,略举之:

“顺天者存,逆天者亡”;

“死生有命,富贵在天”;

“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

君子有三畏,第一就是“畏天命”!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

“莫非命也”,但要“顺受其正”;

认为“天命靡常”,但人们要发揮主动:“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天不言,以行与事示之而已”

“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

“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

“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

“惟命不于常,道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矣”;

认为存在马太效应:“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笃焉,故栽者培之,倾者覆之”。

孔子盛赞:

“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司,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

要求:“祭如在,祭神如神在”!

“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

要求君子之道:“质诸鬼神而无疑”,否则:“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赞扬大禹,“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

孔子自己也是:“虽蔬食菜羮,必祭,必齐如也”!

但孔子还是要求人们要理性地信仰,要“敬鬼神而远之”。

“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子不语怪力乱神”!

故而子贡曰:“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

儒学的天道观基本正确,虽然他不及佛学的宇宙论来的浩瀚、深邃、精密。

但较之近现代人类那种,鼠目寸光的唯「肉眼为真」主义,还是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伦理学

儒家的伦理学几乎是一切思想体系中最好的:曰仁义,曰忠恕,曰中庸,曰慎独,简静醇美,无以复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

“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

“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

“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君子和而不流,中立而不倚”;

“君子忧道不忧贫,谋道不谋食”;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

“君子居易以俟命”;

“择善而固执之”;

“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

“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

“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富而不骄,贫而不怨”;

“见得思义,见危授命”;

“杀身成仁,舍生取义”;

“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仰不愧天,俯不怍人”;

“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最后,养我“浩然之气”,实现“天人合一”!

毫无疑问,不仅我们,未来的整个人类,都应该继承这一份优秀的文化遗产,以完成自己崇高人格的塑造!

政治哲学

孔子的政治哲学: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为政在人”;“其身正,不令而行”;

“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

“亲亲之杀,尊贤之等,礼所生也”;

“欲为君,尽君道;欲为臣,尽臣道”;

“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得乎丘民而为天子”;

“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之视君如寇仇”;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弒君”;

“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

“不愆不忘,率由旧章”;

“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

“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悌;上恤孤,而民不倍”;

儒家政治的最高境界,乃是建立一个“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老安少怀的大同世界,这显然,应该成为今天的全体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

儒家的政治理论,其核心是“民本主义”。

在必须施行等级制度的古代,无论“封建”还是“郡县”,它都是所有可能中,最好或次好的制度设计。

也许它的确不如希腊、罗马的共和制(但共和制在一切古代大国中必然走向衰亡,应该算是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专治制度必然腐化,王朝没落之时,“民本主义”也就变成了毒菜暴政的遮羞布。

在人类已经找到民主制度的今天,在人类已经能够在广大地域内,实施民主宪政的信息时代,有些人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还在整天卖劲地兜售“民本主义”的过时货,以达到暗地拒斥“民主主义”的目的,这不但是别有用心,而且是极其无耻、极其反动的!

 

总结

 

正如某些学者所说,民族的伟大复兴,激起了我们的学术野心,我们的心开始燃烧!

问题是,中华民族的复兴,究竟打算达到一种怎样的高度?

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做一个地区性的强国,称雄东亚,那么一个或一批二、三流的思想家便已足敷应用。

但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做一个世界性的超级大国,续领风骚数百年,就象当年的英国、今天的美国,那么我们会渴望拥有世间第一流的思想体系,以结束一百数十年来的失语状态。

如果我们的目标更加高远,竟立意要建立那千秋万世,空前绝后的伟业——以和平的方式统一世界。

那么,我们就需要更加宏大,更加深邃,足以震烁古今的思想框架和思想空间来擘划指导!

如果,我们决心要做超越汉唐、超越欧美的伟大民族;

如果,我们决心要做扫平天地、混一宇内的伟大民族!

那么,我们注定要建立那覆压千古、旷视百代的大一统思想体系!

彼时,儒学的地位之类的问题,自然而然会烟消云散,因为一切传统哲学、传统宗教的位置都已一目了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