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时期中国人,对上帝的崇拜

中国自古以来最大的神祇就是天父上帝,而不是佛。中国人从虞舜、夏禹开始,直到清末,四千年来一直在膜拜祭祀上帝,天坛就是明证。

文:崔治平

百度「玉皇上帝」又称昊天上帝,全称“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在中华文化中,又称“天皇大帝”、“太一”神。

历代天子就是上帝在人间的代表。

中国人把上帝称作昊天上帝,(宇宙元气广大,故称昊天)意思就是统治宇宙的上帝。

中华文化中单说“上帝”,即指天上的玉皇上帝、昊天上帝,而一般不指“五方上帝”,如:

《诗经》:

“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无灾无害”。

《尚书·周书》:

“惟时上帝,集厥命于文王”。

《礼记·王制》:

“天子将出,类乎上帝”。

《礼记·礼运》:

“事鬼神上帝,皆从其朔”。

《孟子》:

“虽有恶人,斋戒沐浴,则可以祀上帝”。

《孟子》:

“虽有恶人,斋戒沐浴,则可以祀上帝”。

《三国演义》:

“上帝以臣二人平生不失信义,皆敕命为神”。

《阅微草堂笔记》:

“上帝且以真人一符增置一神”,“苟其无罪,天地未尝不并育,上帝所不诛”…

古代中国人与古代犹太人一样,早已认识到宇宙万物和人类命运之上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创造和主宰力量。

利玛窦说:“我说的天主,就是中国古代经书中所说的上帝”。

《诗经》上说,“文王之灵在天上,闪耀在天上”,“文王上上下下,都在上帝的左右”,“世上有智慧的王,三王都在天上”。

《尚书·召诰》说:“上天终结了大国殷商之命,殷商的多位智慧的先王们都在天上。”在上,在天上,在上帝左右,这难道不是说的在天堂吗,不是这样吗?

《周颂》中说:“坚忍竞业的武王啊,刚烈威武,显荣在成康啊,上帝光明伟大”

又说:“大麦小麦啊,阳光照耀。光明的上帝啊(赐给一个丰年)。”

《商颂》中说:“商王敬畏上帝之德,日日在提高,光明的德行长久不变,一心敬奉上帝。”

《易经》上说:“上帝从北辰出来。”——上帝,并非指自然之天。自然之天包括四面八方,怎么能说出于某个方位呢?

《礼》上说:“准备好了五种祭品,上帝享用”,又说:“天子亲自耕种,盛好粮食和酒,用于事奉上帝”。

《尚书·汤誓》中说:“夏家有罪过,我敬畏上帝,不敢不去征讨”,又说:“上帝降福于天下民众。使民众安心,遵从教令,乃君王之重任”。

《金滕》记载周公说的“从上帝之天庭发出命令,保佑四方”——上帝有天庭,可以明白,不能说自然之天即为上帝。历观中国古书,就可以知道,上帝与天主是一个,只是特别用了不同的名字。”

《诗经》上这样说:“唯此文王啊,小心翼翼,事奉显荣上帝。”怎么能说是君子而不信上帝呢?

孔子曰:“吾从周。”孔子是周公的追随者,孔子以继承和发扬周朝开创的礼教为己任…”

上帝对他的儿女一视同仁,岂能只眷顾西方人?藐视中华传统文化,纯粹是妄自菲薄,是失去了民族自尊心的表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