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八百年兴旺家族、家风不坠的秘密!

大家都听说过《岳阳楼记》中的千古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句诗的作者就是一代名臣范仲俺。

宋朝范仲淹,江苏吴县人。二岁时父亡,母亲因家贫无力谋生,只好带着他改嫁。及长,知此事后,即泣别母亲,寄居佛寺苦读。也因此善缘,范公从小就闻佛正法,守持净戒,并刻苦自励丶发愤精进。长大为官后,非常笃信佛法,且乐善好施丶广修众福。

凡是他为官时所莅守之处,必定修建寺院丶恭敬僧众,带动地方百姓信奉三宝,於兴崇佛法上不遗馀力。

其从小就懂得立志。有一天他去算命,走到一个地方,看到一位算命先生,他索性就问:

“你帮我看一看,我能不能当宰相?”

这位算命先生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小孩子居然开口就说要当宰相,也着实吓了一跳。就跟范仲淹说:

“小小年纪,如何口气这么大?”

范仲淹有些不好意思,接着又跟算命先生说:“不然这样好了,你再看看,我能不能当医生?”

算命先生有些纳闷,为何志愿如此悬殊,就问他:“你为什麽选择两个志愿?”

范仲淹回答:“因为只有良相跟良医,可以救人。”

算命先生听完之后很感动,一个孩子念念想着要救人,算命先生立刻就跟范仲淹说:

“你有这样一颗心,乃真正宰相之心,所以你以後一定可以当宰相。”

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

范仲淹少年在寺院读书时,家境很穷。

穷到什么地步呢,他煮一锅粥,等粥冷却后,再拿刀把粥给切开来,一餐只吃一块,称为“划粥为食”,生活有多么艰难。

但就是在如此坚苦的情况下,发生了一件事:一天晚上,范仲淹正在月下读书,可能也没吃过晚饭,寺中长老见到了,很心疼他,就拿出一块面饼悄悄地放在石桌上走了,当时范仲俺大概得了读书三昧,入了正定了,也没发现。这时,忽然,他听到一阵「吱吱」的叫声,才发现,一只老鼠竟叼起他的面饼拼命的跑,钻到一棵紫荆树下。

范仲淹赶忙放下书,一路追来,又好奇心起,就拿来铁锹去挖老鼠洞,掘开黄土后竟发现,下面有一块石板,他将石板掀开,只见石板下竟全是灿灿的金元宝,谁见这个能不动心啊!当时又没有别人在旁边,家里又那么穷困,但他一分一厘也没拿,把石板盖好,重新埋上,直到他日后功名成就做上大官,这件事一直在他心底藏了几十年。

几十年后,有一天,当年范公读书的寺院醴泉寺在一场大火中被烧毁,寺院长老派人前来求助。范先生想起当年的情景,写了一张纸条,让来人交给长老。

上面写着:

荆东一窑金,荆西一窑银,一半修寺院,一半赠僧人。

量大福大

范仲淹请风水家看母亲的墓地,风水家说他母亲的坟是「绝地」,他家会断子绝孙,劝他迁移。

他说既然是绝地,就不应别人去受,宁愿我自己受;如果我命该绝后,迁坟又有什么用?结果没有迁坟。

当时苏州有一个着名的风水宝地—南园,范仲淹正在做宰相,又是苏州本地人,于是许多人劝他把南园买下来,以利后代出人才丶做大官。

范仲淹说,一家人发达富贵范围太小,于是他买下南园办了「苏州书院」,培养出不少人才,这块地在苏州现在是一座高中的校址。将近一千年来,这里出现了将近四百个进士,八十几个状元。

他兴建大利不为自己,让更多的人生活在这样的风水当中,依山旁水,读书的效果就特别好。

他死后,儿子范纯仁又做了宰相,而且世世代代人才辈出。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但范公后世家族却兴旺了八百年!

范公的四个儿子不但贵为官卿丶道德极高,且能遵父舍财济世之风;其后代子孙在朝为官者亦屡出不绝,这都是得自范公的庇荫。

因此世人若想后代子孙昌绵久远,当学范公积善造福之方!

一丶穷时

宋·魏泰《东轩笔录》:

「公与刘某同在长白山醴泉寺僧舍读书,日作粥一器,分为4块,早暮取2块,断齑数茎,入少盐以啖之。如此者3年。」

范仲淹年轻的时候,勤奋读书。每天煮一锅粥,等冷却凝固了,分为4块,早晚各吃两块。就着几根咸菜,稀饭里拌一点盐,这样整整吃了3年。

二丶富时

宋·朱弁《曲洧旧闻》卷三:

范氏自文正公贵,以清苦俭约着於世,子孙皆守家法也。忠宣正拜后,尝留晁美叔同匕箸,美叔退谓人曰:「丞相家风变矣。」问之,对曰:「盐豉棋子而上,有肉两簇,岂非变家风乎?」人莫不大笑。

翻译过来:

范仲淹做了大官,依然清苦俭约。

一天,范仲淹留客吃饭,客人吃过饭,对人说:“范丞相的家风变了!”

人问:“怎麽个变法?”

客人说:“几根咸豆角,像棋子一样排列在碟子里,咸豆角的上面放了两小簇肉。从前,他穷的时候,只有几根咸菜,如今,加了两小簇肉,不是家风变了吗?”

人们听了,莫不大笑。

三丶子女

范仲淹有四个儿子:

文正四子,纯佑字天成,纯仁字尧夫,纯礼字彝叟,纯粹字德儒。

范仲淹的子女应该是「富二代」了,开个宝马、打个架的、玩个女人的,应该不成问题。

看看宋·朱弁《曲洧旧闻》怎麽说范仲淹的儿子:

范正平子夷,忠宣公子也。勤苦学问,操履甚於贫儒。与外氏子弟课於觉林寺,去城二十里。忠宣当国时,以败扇障日,徒步往来,人往往不知为忠宣公之子。

范仲淹的儿子品行比穷苦人家的孩子还好些,从来不张扬:“我老爸怎么……怎么……”。

他们在城外读书,距城有二十里地,夏天就用破扇子遮阳,每天往返步行四十里地上学,没人知道他老爸在京城做大官。

四丶死后

宋·龚明之《中吴纪闻》:

「范文正为阎罗王。」

宋朝有个姓曾的,父亲过世第「五七」,即35天。家人梦见亡父回家翻箱倒柜拿了一件新衣就走,家人哭着问:「父亲大人,你这么匆匆忙忙地就走了?」

亡父说:「明天就要见范文正公,他作风正派,不可不规规矩矩穿衣。」

家人又问:「范文正公还在阴间吗?」

亡父说:「范文正公在阴间掌管生死之权。」

家人梦醒,联想到佛家所说:「人死五七,则见阎罗王。岂文正公聪明正直,故为此官邪!」

据说,阴间的阎罗王不是终身制的,是聘任制。范仲淹为官端正,到了阴间,自然就被聘为阎罗王。包青天,也曾竞聘为阎罗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