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下岗工人的状况

有人不相信东北那几年发生的那些事,讲一段下岗工人的惨剧故事。

文:葵吉庆有余

九十年代我老姨所在的国营饭店破产,她下岗了。下岗后没多久,因为她老公的家暴,婚姻也没有保住。

在这之后的几年里,老姨一个人带着女儿吃了很多苦给人做过保姆、炸过麻花、卖过卷饼勉强维持着生活。后来,我妈妈实在心疼自己的亲妹妹,托人找关系终于在环卫处给我老姨谋了个扫大街的工作,每个月工资500元左右。

因为没怎么上过班,我老姨几乎不懂什么职业潜规则,队长给分了什么工作,她就傻乎乎的去做。东北的大雪深的时候,都能没过膝盖,老姨总是被分在早班,三点多就要去扫雪,扫一点下一点,怎么扫都扫不完。后来,在单位同事的点拨之下终于明白,就是她每个月赚的这500块,都要拿出200来孝敬她的小队长,只有这样小队长才不会一直难为她给她小鞋穿。

但是当时老姨实在是太穷了,她太需要这500块钱了,如果给了队长200块,她可能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养活一个女儿。老姨咬了咬牙,不肯送礼,她想着苦点累点就忍着吧。

可惜天不遂人愿,这个小队长越看这个不懂的人情世故的人越来气,终于不满足于给她小鞋穿了。在某个冬天的晚上,老姨提着打扫工具走在回家的小胡同里的时候,她的队长这个坏女人给我老姨脑袋拍了一板砖,在我老姨跌倒的时候,她又上来对着我老姨又是踢又是踹的一顿殴打。

后来我老姨报了警,警察以没有证据为由没有管。我全家人咽不下这口恶气,借钱给我老姨打官司。可是法院也是调节和稀泥,那个坏女人在法院上表现的特别认错,可是私下里拒绝任何赔偿,还扬言让我老姨小心一点,她的家人看到我老姨是一个没有老公没有父母的女人,私下里对我老姨,可以说是百般奚落。

认清了这个世界真相的老姨,沮丧的走路回家。

“鹤岗煤矿发不出工资的那个春节,一个打劫的路人,在午夜给打工回家的老姨跪下了,他握着尖刀给我老姨磕了三个响头,他说,他多了也不抢,就要一袋面钱,回家给孩子包顿饺子。”

老姨当时是万念俱灰,不但没有得到该有的赔偿,还被打得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的院,欠下了一大笔债,举债起诉打官司,更是让她的生活雪上加霜。

她对那个打劫的冷笑了几声,一把抓住了那人手握着的尖刀,用力的往自己身上就要捅……

那个劫匪被她的举动吓坏了,但是这个劫匪应该是个身强体壮的矿工,力气大反应也敏捷,赶紧打落了尖刀,阻止了老姨的自杀。

后来,老姨和劫匪互相给对方下跪对着磕头,都求对方弄死对方……

终于,两个人都跪着在雪地里嚎啕大哭起来:

他们谁都没有问谁原因,只是一直哭一直哭……

直到远处腾起的烟花声,把他们唤醒,赶紧都擦擦眼泪、拍拍身上的雪,准备回家给孩子做饭。

老姨把身上仅有的四十多块钱递给了那个劫匪,劫匪竟然还还给老姨20块,揣着剩下的20多离开了,只听,他小声的说了声:

谢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