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的面子工程

隋炀帝杨广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暴君。

杨广本与皇位无缘,他凭借逼真的忽悠表演骗取了孤独皇后的信任,在孤独皇后的力荐下,隋文帝废黜了太子杨勇,杨广才如愿以偿的登上了太子之位,随后他又暗中结党营私,勾结隋文帝身边的近侍重臣,为抢班夺权做好准备,在阴谋即将暴露的关键时刻,杨广弑父杀兄,夺取了皇位。

小人战胜君子,阳谋败于阴谋,一代暴君终于粉墨登场了。杨广的父亲隋文帝是奋发有为的一代明君,“开皇之治”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靓丽的一笔,据现代历史学家考证,隋朝鼎盛时期的繁荣富强并不亚于大唐盛世,拥有如此强大基业的隋炀帝却能在短短十几年里把它败得精光,这个令人瞠目结舌的败家奇迹是如何创造的呢?追根溯源,面子工程就是隋炀帝魂断江都的终结者!

史载杨广“妙解音律,擅长作诗”,皇帝喜欢舞文弄墨并非什么坏事,坏就坏在他把至高无上的皇权当做膨化剂,把自己的那点文才和聪明无限的膨胀到九霄云外,真把自己当成了天才和圣人,再也容不下半点异议,天大地大没有皇帝的面子大,到了这种地步,就是神仙也阻挡不了灾祸的降临了。

有两个例子很能说明这个独夫暴君的变态心理:才子薛道衡被赐死后,隋炀帝得意地说道:“你还能写出‘空梁落燕泥’吗?”直到这时人们才明白,文人交口称赞的名句让皇帝挂不住面子了,是空梁落下的燕泥砸死了薛道衡。名士王胄被处死,隋炀帝吟诵王胄的佳句“庭草无人随意绿”之后,顺口说道:“你还能写出这样的句子吗?”削平了高山才能显露出土丘,隋炀帝于是洋洋得意地对侍臣说:“天下都认为我是因为继承先帝的遗业才统治天下的,其实就是让我和士大夫比才学,我也应该作天子”,隋炀帝为了争夺天下才学第一的虚荣,不惜残杀天下的才子名士,这个用鲜血涂抹的血腥面子,让人看得心惊肉跳!

隋炀帝最令人感到那可怕之处是,他利用至高无上的皇权,把面子工程提高到外交内政的层面之上。

隋炀帝接班时的大隋王朝经过开皇之治之后,正呈现国泰民安,一派祥和向上的景象,面对着老皇帝留下的庞大基业,踌躅满志的隋炀帝总感到缺少了点什么,皇帝想瞌睡,马上就会有人递来枕头,一向善于揣摩皇帝心思的佞臣裴矩及时地向隋炀帝献媚道:“现在西域各国翘首盼望成为大隋的臣属,现在只须派出使者优厚的赏赐安抚他们,不用动干戈,诸藩国就可归属我们。”

躺在盛世美梦之中的隋炀帝正愁国库里的银子没处花,一听此话心花怒放,立刻派使者到各藩国大把大把的撒银子,请他们到大隋观光作客,考察学习大隋盛世。

隋炀帝并且下令各地边疆城镇修饰装潢店铺,要把珍稀货物摆满店堂,商人们必须服饰华丽,就连乡下卖菜的也要用昂贵的龙须席铺地。如果有胡人经过酒食店,店主不得收取任何费用,借此显示隋朝盛世的富饶。更为荒唐的是,每年正月十五,隋炀帝都要花费巨资邀请各藩部酋长到都城观灯赏戏,隋炀帝在端门街举行百戏演出,戏场周围长五千步,演奏乐器的就有一万八千人之多,几十里外都能听到宏大的音乐声。从黄昏到清晨,彻夜狂欢,灯火照亮天地,直到月末才结束。

隋炀帝为了向突厥炫耀大隋的富强,命宇文恺制作大帐,帐内可坐几千人,隋炀帝坐于帐里,宴请启民可汗和他的部属,宴会结束后,隋炀帝一时高兴,随口就赏赐给启民可汗帛二千万段。要知道帛是农耕社会财富的象征,有首著名的宋诗《呈寇公》写道:“一曲清歌一束绫,美人犹自意嫌轻,不知织女萤窗下,几度抛梭织得成。”诗人怀着对织女无限同情之心,讽刺了寇准把昂贵的丝绸随便赏给歌女的奢侈行为,一束同二千万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天下无数含辛茹苦聚集的劳动结晶,就这样被白白地送给了外人。如此一笔巨大的财富,并没买来面子,换来的反倒是祸害,此后在隋末的战乱年代,突厥不时地在隋朝背后捅刀子,二千万段帛犹如二千万条绞索,只是加速了隋炀帝灭亡的进程而已。花钱买敌人的发明权当属隋炀帝。

隋炀帝为了打扮盛世景象,还闹出了更大的笑话:隋炀帝命令都城街市两旁的树木都要用华丽的丝绸缠束,不惜花费无数的民脂民膏来为自己脸上贴金,其结果是,乖巧的胡人送上几句不值一文的马屁颂,满载而归;老实的胡人丢几句不冷不热的真话,拍屁股走人。

有几个不识相的酋长毫不客气的质问隋朝官员:“中国也有衣不遮体的穷人,为什么不把这些丝绸给他们做衣服,却用来缠树呢?”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尖锐地指出这种花钱买面子的金钱外交的要害:“自是西域胡往来相继,所经郡县疲于送迎,靡费万万计,卒令中国疲敝以致于亡”。隋炀帝的外交就是一手砸银子买颂歌,一手舞大棒打异己。

当时的朝鲜国王硬是不买隋炀帝的帐,隋炀帝大为恼怒地说:“高丽这个小虏,竟敢辱慢我隋朝上国,如今就是拔海移地也是能办到的,何况这个小虏呢?”隋炀帝于是不顾众大臣的劝阻,二次发兵几十万,御驾亲征打高丽,没想到被这个小虏打得鼻青脸肿,丢尽颜面。

直到天下大乱,烽烟四起之际,隋炀帝还念念不忘找回面子,杀了劝阻他发兵讨高丽的大臣,一定要要第三次御驾亲征高丽。那怕是自作孽不可活,也要争面子显摆自己的英明伟大,这就是暴君的最大特色!用金钱堆砌的面子外交丢尽了面子和里子,在内政上,用百姓血汗修建的面子工程同样也是不堪一击。

好大喜功的隋炀帝征调了一百多万民工去修筑长城,暴君永远不会懂得,真正的铜墙铁壁就是凝聚的民心,如此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除了加速隋朝的崩溃之外,它还有其它作用吗?隋炀帝开挖的大运河利国利民这是不争的事实,现在的问题是,隋炀帝不顾百姓死活横征暴敛,火烧眉毛一般的急切的要挖成此河,不就是要杨帆下江南一游吗?暴 君的脑袋一旦冒出一个好大喜功的念头,马上就可以变成一道要立即执行的圣旨,这其中可能就有千百万生命和财产白白搭上,至于这个浩大的工程有用还是无用,有利还是有害,这个帐只能任由暴君一人算,这就是面子工程的实质。

为了维护自己的英明伟大形象,至死不认错是暴 君的另一大特色。

捍卫唯我独尊的权威,拒不纳谏是所有独、裁 者的本性。隋炀帝曾对秘书郎虞世南说过:

我生性不喜欢别人进谏!

如果是达官贵人想通过进谏来求取功名,我更是不能容忍;如果是卑贱士人,我还可以宽容些,但决不能让他有出头之日,你记住我这些话吧!

隋炀帝说到做到,他杀掉了那些敢于仗义执言的正直大臣后,这个暴君独夫就处于天下人的汪洋大海的包围之中了。

乱军逼近他在江都的行宫时,他还杀掉了一个据实报信的宫女,当钢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时,他还不忘哀求为皇帝留下换个死法的面子。如此面子真是可笑之极!

纵观隋炀帝的一生:

对外,砸银子买面子外交,掏空国库基业;

对内,横征暴敛,大搞面子工程,激起天怨人怒,国破身亡。

假如隋炀帝能把国库中的财富用来救助天下苍生,何来的内忧外患,落下个暴君的千古骂名!

历史的经验早就证明:

再多的金钱买不来面子,再阔绰的显摆换不来尊严。只有躬身俯首为苍生的谦卑者,才有资格竖起屹立不倒的丰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