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大师辜鸿铭论上帝

辜鸿铭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位奇人,他精通九种语言,学贯中西,本世纪之初,当中国知识分子中的精英们大力宣讲西方文明的时候,他却用西方人的语言倡扬古老的东方精神,他的思想和文笔在极短的时间轰动了整个欧洲,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到中国可以不看紫禁城,不可不看辜鸿铭”,成为当外国人的口头禅。

人是有灵魂的存在,因为他有灵魂,他才不仅探索现在而且探索过去、未来——不像动物那样只是生活在现在——有理解他们生活于其中的宇宙的奥秘的需要感。

除非人类理解自然的某些规律,从宇宙中看到的事物的意图和目的,否则他们就像黑屋子里的孩子,只感到一切都是危险的、不安全和不确定的。

事实上,正如一个英国诗人所说,“神秘宇宙是人们身上的重担。因此人类需要科学、艺术和哲学,出于同样的原因也需要宗教,为了减轻他们“神秘的负担,整个难以了解的世界加给的沉重的、恼人的重负。”

伏尔泰和汤姆·佩恩这些怀疑论者,今日的海勒姆·马克西姆这些理性主义者说,对上帝的信仰是宗教建立者发明、由牧师们维持的一种欺骗或欺诈,但这是个粗野荒谬的诽谤。

所有的伟人、有伟大思想的人,始终都相信上帝。

孔子也信上帝,虽然他很少提起它。

拿破仑这等有如此伟大的实践理智的人,也信上帝。

正如赞美诗作者所说:

“只有傻瓜——粗野的、肤浅理性的人——才会真心说没有上帝!”

毋庸讳言,中国自宋朝以来,这些可称作儒教禁欲主义者的宋代理学家们,他们把儒教弄窄了,使其变得狭隘和僵化,而在这一思维途径下,儒教精神,中国文明的精神被庸俗化了。

从那时起,中国的女性丢掉了许多优雅与妩媚,比如,“有礼”一词表达的就是此类含意。

因此,如果你想在真正的中国人理想的女性形象中看到“有礼”所表达的优雅与妩媚,你将不得不去日本。在那里,甚至直到今天,依然保存着唐朝时期纯粹的中国文明。

正是中国理想女性形象、那神圣而非凡的温柔所形成的、“有礼”一字所表示的这种优雅与妩媚,赋予了日本女子以“名贵”的特征,甚至连当今最贫困的日本妇女也不例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newphie1@hot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9: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